【一元獨白】也許,生命需要多一點教育

常言道:“人生如戲。”在學校教書的五天,就像努力綵排的一齣戲公演了幾場,最後依依不捨地閉幕了。但是,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只會背台詞的演員,更是一個用生命在說話的靈魂工作者。做代課老師五天,對於一些人來說只是一份兼職,隨便混過就好了,反正只是五天。本來我也打算完成任務就算了,但是既然作了這麼大膽的嘗試,為什麼不把這齣戲好好地演出呢?從上中三第一堂開始,我告訴自己:他們是band 1的學生,好好地教,不要誤人子弟!當然盡了力就好了。在我的幻想中,band 1學生是很乖巧,學習能力高,積極向上。但是,從同學積極喧嘩的剎那開始,我明白現實和幻想總有落差。band1學生也是人,他們只是被香港教育制度標籤了而已。本來打算假裝嚴肅,塑造一個有威嚴的老師形象,不過我還是敵不過自己喜歡親民的性格。老師與學生要保持適當的距離,那把尺對我來說有點難度。喜歡旅行的人喜歡分享,很多時候看到他們那麼累,真的很想分享一些旅行趣事,令他們抖擻精神。但是,我明白這一說,場面或許不受控制。所以,還是安分守己地講解書的內容好了。也許因為我也是陶淵明的性格,所以講起《歸園田居》特別有感覺。還記得中五時,中文老師常常說我有道家思想,一點都不上進,跟莊子一樣。綜觀我的人生,文學作品影響我很深,喜歡什麼類型的作家或許就會成就一個怎樣的自己。現在我不是半退了下來環遊世界嗎?

一齣戲有固定的台詞,但是演員之間的互動也會牽動不同的情緒,產生不同的化學反應。自從接觸了中三的同學後,我開始調整教學態度。傳統學校有很多固有的框架,而老師大部分已經教了十幾年,或許可以改變的事情有限。既然我是喜歡變化的人,中文不應該只是一門沉悶的科目。在我心中,所有科目都可以引起學生的興趣,視乎老師怎樣“玩”而已!我可以選擇照書讀,但是想起如果我是學生,我想老師這樣做嗎?星期三,我特意把學生分組,讓他們想像自己是老師會怎樣設計問題問學生,然後各組交換問題回答,並由他們評分。在亞洲社會,教育常常是由老師教導,學生只是聆聽和“填鴨”。但是,外國的教育是由老師引導,學生主導。因此,我選擇相信學生的能力,放手讓他們主導,只有經過合作討論,才能有深刻的印象。文章是可以分析的,誰說中文悶呢?怎樣表達一個意思,用什麼寫作技巧,難道不用思考嗎?你現在看的文字,也是經過我對文字的咀嚼和鋪排才出現的。學校這個舞台,我任性地用自己的方法演戲,不管效果怎樣,起碼我演得很過癮,觀眾也沒有睡著,夫復何求?一齣戲臨近尾聲,總令人百感交集。星期三那位請假的老師特意打電話問我進度,還交代要我改作文,只要圈出錯別字和評甲乙丙就好了。我暗想:那麼簡單?當我收到學生的作文時,本來打算按照那個老師的指示批改。但是,我做不出。如果我是學生,努力吐了450字後,得到的只是一堆紅色圈圈和一個等級,會有什麼感覺?起碼要告訴我有什麼問題或者有什麼值得欣賞吧!於是,我作了一個決定:每篇作文寫評語、改病句、再加“一元贈言”。明明可以很快做完的工作,卻花了所有空堂把這個自己的“諾言”達成,或許我太愛他們了。一個人有沒有心做一件事,我相信別人是看得出的。從一元去哪兒建立到今天,自問無愧於心,每篇文章都是我努力寫下來的。我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但是起碼要過得了自己的那一關。

昨天上中三的最後兩堂,同學都想我留著繼續教,更叫我下年申請學校的教席,代替另一個中文老師。那一刻,我有點不知所措。沒想到短短五天卻有那麼多學生喜歡我,還覺得我教得好,他們真切的懇求和感人的說話令我的心猶如被和煦的陽光照射著,但同時更加重了離別的愁緒。放學前,我給了他們IG,晚上突然就有一群學生關注我,有些更看到我的旅遊文章,被發現了“身份”。但是,最想不到的是他們在限時動態那裡寫的句子,每句讚美的話語和支持的字詞都令我感動不已。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代課老師,何德何能獲得如此厚愛?今天,一位同學發訊息告訴我:其實我們這一班很吵很難教,我以為你有一定經驗,而且很少有一個老師是我們全班都喜歡的。雖然我到現在還不太明白為什麼即使我還不認得全部學生,而大家卻那麼喜歡我。不過,十分感恩可以認識這一班同學。沒有期望,卻有意外的驚喜。生命影響生命不需要有什麼豐功偉績,往往在微不足道的事情上發生。“一元贈言”是我送給每位同學的禮物,只是短短幾句,但獨一無二。學生感動了我,我沒有什麼可以留下,唯一可以留下的就是那作文紙上的幾行紅筆字吧!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這一走,代表著戲劇正式畫上句號。感恩能成為這齣戲的演員,並用生命演好每一個環節。這齣戲票房有多少不太重要,因為我完成的不只是一個職責,而是一場生命影響生命的真人show。一元的價值微小,但它或許有非一般的一元力量。今天的觀眾,也許會成為下一個一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上演生命教育的故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此文

在〈【一元獨白】也許,生命需要多一點教育〉中有 1 則留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