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獨白】今日香港,仍是昨日香港

在雲南隱居了一個多月,回來後,第一件事是看facebook,上Chrome,google,因為在大陸什麼都看不了。今天大概看了一下尖沙咀、灣仔、深水埗的“戰場直播”,催淚彈沒有比6月少,戰況沒有比6月緩和,市民沒有絲毫鬆懈。我明白了今日香港仍是昨日我認識的香港。

過去這一個多月,除了寫書外,我不忘跟內地人聊香港的時局。很想把我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

1. 昆明沙發主人David,35歲(昆明交通運輸的員工,非黨員)

我在無意間問David知不知道香港發生反送中的事,他不是很了解。我就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跟他說一遍·。他聽完大概明白了香港人要爭取自由,也對大陸的法律不太信任。但是他告訴我:“我們這邊的人現在只想追求優質的生活,其他東西都不是很重要。至於共產黨也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恐怖,只要你沒有干犯他的底線,他也不會對你怎樣。他要管制13億人口,也不可能給你民主。這樣一定會亂。你如果講什麼敏感的話題,他會先給你警告,那你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如果你硬要踩過界,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後來我跟他說現在大陸開始篡改聖經,也打擊教會活動,包括把一些十字架拆下來,軟禁教徒。他就說:“不會呀!我是基督徒,我還有參加家聚,也沒事。那些被捉的應該是做了些什麼事抵觸了共產黨,或者宣揚一些什麼獨立的思想吧!我還沒聽說過篡改聖經呢,不會這樣吧!還是那句,只要你做的事沒有干犯共產黨的一些底線就沒事了。”

David從來沒翻過墻,也不打算翻墻,他覺得自己生活挺好,但是對民主自由沒有那麼熱衷,比較關心自己將來是否有美好的生活,而這建基於是中國經濟是否發展得好。

2. 昆明農村青年旅舍經理K小姐,25歲(廣州人,非黨員)

她在旅舍工作了3年,接觸了很多外國團體,對外面世界發生的事持開放態度。有一晚,我問她是否知道香港最近發生什麼事。她說略知一二,但是不是很了解。我當時身體很虛弱,前一晚上吐下瀉了5次,就算沒什麼力氣也跟她解釋逃犯條例的事情。她聽完後說:“現在內地的年輕一代都覺得國家很好,大家都覺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因為習近平都在告訴年輕人國家是他們的後盾,不管他們做什麼,國家都會大力支持他們,祖國的經濟發展蓬勃,中國是強大美好的。所以,現在的年輕人只會關心明星的動態,大力消費,沒有人會聊政治,也沒有人會關心政治。另外,最近幾年習近平大權在握,他有點跟剛上位時不同了,他著力籠絡民心,大打貪污,而且哪裡有事,他就馬上去那裡看看,深得農民歡心。現在他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連憲法都改了。我身邊很多朋友都不知道他自己改憲,連他可以一直連任都不知道,他沒有向國民公佈過這件事,我也是聽某人說才知道,這是很嚴重的事。不過,現在大家都很喜歡他,中國夢令很多中國人都看到中國的美好將來,有些地方更把毛澤東的頭像換成習近平,他簡直是大家的偶像。特別是農村的人,簡直把他當成神拜,所以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過我也明白香港人的想法,你們要民主自由,這些在大陸是沒有人會聊的。我們是社會主義,本來就沒有民主,哪有人會講人權,大家只關心能否賺錢而已。加上大陸很多消息都封鎖了,外界也不一定能了解我們發生什麼事,我們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所以很多事情的誤會都是源於消息不流通吧!”

她很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因為她明白在大陸所有信息都是經過過濾的。在我翻不了墻那天,她決定買VPN,之後她每天都翻墻看香港發生什麼事,還偶爾告訴我香港的最新消息。或許她以後的世界會變得不一樣,雖然不知道還可以翻墻多久,但是起碼我盡了責任告訴她民主和自由的重要,算是播下了一顆種子吧!

3. 雲南朋友的老公,27歲 (四川人,非黨員)

在吃飯的時候,突然聊到六四和香港的近況。他對六四的看法是:“共產黨統治一個國家不可能會給一群學生製造混亂。那時候剛建國,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他們要搞什麼民主,政府怎麼可能給他們搞亂,一定會鎮壓的。中國那麼多人口,如果搞民主,怎麼能管治的那麼多人?民主不一定是好事,自由不一定會穩定,你看美國有自由不是也對種族有限制嗎?太自由就會亂,不是每個地方都適合太自由的。”我說:“自由是人基本的權利,你一出生就被剝削了自由,所以你不會明白自由的重要。你知道銅鑼灣事件嗎?香港人已經壓抑了22年了,如果再不出聲,就沒有機會再出聲了,這次是我們最團結的一次,只有親身遊行過才會明白為什麼我們都站出來了。”他說:“我們現在只想吃飽、生活穩定、安居樂業就好了,也希望下一代能過好生活。”我說:“很多香港人也是為了下一代走出來啊!如果下一代連人權自由都失去,那香港就真的沒了。就算我們餓死,都要爭取自由。”他好像不太明白我們的堅持。我再說:“這次反送中有幾個年輕人為了讓政府撤回惡法而輕生了,你看!年輕一代已經絕望到要以死相諫,就知道他們對未來有多無望了。”他馬上說:“這樣做有用嗎?”我說:“沒有用啊!但是這是他們的選擇,或許我們覺得不值得,可是這可見民主自由對我們有多重要!”

那晚我們辯論得很激烈,不過我明白不管我怎麼說,他還是不會明白民主和自由為什麼對香港人那麼重要。因為他從來沒嘗試過,怎麼會明白那種被剝削的滋味呢?在他心目中,賺多少錢,孩子能夠活在一個安穩的國家比什麼都重要。只可以說,我們都是為了下一代,他追求的是溫飽,我們追求的是自由,大家都沒有錯,只是我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而已。

4. 雲南玉溪女生在香港讀大學,19歲

她在青年旅舍當義工,剛在香港理工大學讀了一年大學,很想了解一下內地生對反送中的看法。跟她說了整件事後,她好像如夢初醒。那時候,我才知道人在香港,但是不代表他們從小被洗腦的教育可以那麼快被調整過來。她不明白為什麼香港人和警察對立了那麼久。我把雨傘運動和612的情況告訴她,她說:“我們一群內地生看到香港人那麼討厭警察,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警民之間會有那麼多衝突,現在你說完我明白了。我們雖然在香港讀書,但是也沒有怎樣了解香港的政治,加上我們都是跟內地生一起玩,更加不知道香港人發生什麼事。”我問她怎麼看習近平。她停了幾秒說:“這幾年習近平在各方面的控制越來越強,他很積極做很多事,這好像是在鞏固他的政權,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而且很多消息都封鎖得很厲害,像我們在朋友圈如果有什麼稍微敏感一點的話題隔天一刷就看不到了,他在各方面的消息控制得很強,不想我們接觸任何外界的消息,怕動搖他的政權,所以大家都活在他所製造的世界裡。我現在講話都要先想一下那些話可不可以說,以前還沒有那麼嚴重,但是現在就很怕說錯什麼,要很小心。還有電影和電視劇都是審的很嚴,都在播放一些唱好國家的片,很明顯這幾年都越來越加強思想控制了。”

我最後跟她說:“既然你來香港讀書了,就趁這4年多了解世界各地在發生什麼事,因為你一回到中國就沒有機會看到了。而最重要的是思維方式,有些事情你不一定要認同,但是你至少要明白為什麼別人這樣想。因為在中國很多人已經不懂得分析了,也被政府教化成聽話的好國民了,只要專注賺多點錢就好了。”她點點頭明白我的意思。

跟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內地人說過反送中後,大家對現在香港的印象就是一片混亂,有人明白亂的來源,也有人覺得我們在浪費時間和精力爭取一些不值一提的事情,也有人覺得有外國勢力介入香港,要搞亂香港。我在這個月翻不了墻,真正嘗試了做一個“內地人”的滋味。其實,上不了facebook,看不了香港的報紙和youtube,看不了whatapp的圖片,只活在微信的世界,偶爾看看百度的有限度新聞,這種生活的確很舒適,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用去煩惱。不過,現在我可以隨意按chrome,看立場新聞的live,想上什麼網都可以,我終於感受到自由的可貴。如果要我一輩子過著內地人的生活,這簡直生不如死。人權是與生俱來的,但是被人剝削了也不知道,也不覺得有問題,究竟這是可悲還是可喜呢?

或許內地人會覺得我們很傻,搞那麼多事最後搞到經濟也下滑,但是只為了爭取那些不能當飯吃的訴求。沒關係,能明白的始終會明白,不明白的怎麼說都不會明白。我們就做給會明白的人看好了 。所以,就讓我們繼續勾結外國勢力吧!

2個月了,香港人還是堅持著。還能堅持多久?沒有人知道。在示威者被捕而脫下面罩的那刻,一張張充滿稚氣又帶點疲態的年輕面孔,有多少人為他們心痛?我們的下一代,不就是我們堅持下去的理由嗎?

***如果哪一天我被消失了,我還是會說:我講的每一句都是憑良心說的!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