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獨白】復活節的信仰反思

信仰是什麼?就是兩個字:相信。自問不是虔誠的信徒,也沒有日讀聖經,在現世的基督信仰中,我只是一個相信了耶穌的人。但是,我常常覺得祂就在我身邊。不是妄想症發作,而是祂真的就在我身邊。

上個月去了西班牙,沒有刻意要看教堂,但是總會在不經意的情況進去了。

在Malaga,本來只想進去看看Malaga Cathedral的內部裝飾,卻遇上彌撒。

管風琴

本來遊客只限參觀某個區域,但是我的一句:“可以參加彌撒嗎? ”保安就放行給我進去主堂了。人生第一次參加天主教彌撒就在這個四百年歷史的教堂內。看到一場用西班牙語主持的彌撒,好像重新認識了一個新的宗教一樣。一群主教列隊進入主堂,在台上坐著,有人誦讀聖經,有人帶領唱詩歌,後面的管風琴伴著歌聲徐徐升起,縈繞整個禮堂。然後有人焚香,搖著小香爐圍著聖經走圈,不禁想起印度教對神像也有相似儀式。自己在教會從來沒見過此情景,那時候我明白同樣的信仰原來可以那麼不一樣,但是不同的信仰原來又可以那麼相似。

彌撒

領聖餐

唱詩歌

過了幾天,我想再進去參觀教堂,門口卻放了一個收費櫃位,我才發現原來裡面不是免費參觀,而那天剛好是星期天彌撒才免費開放,而我就誤打誤撞進去了。

Murcia是我去Alicante的中轉站,沒什麼遊客會來。下午隨便走進一所最大的教堂,剛好又碰上彌撒,只是這次沒有保安,任何人都可以進去,也可以拍照。

Murcia大教堂

其中一個男人兩腋夾著拐杖,從一扇拱形門進來。拐杖往前挪動一步,他雙腳往前蹬一步。是什麼力量驅使一個行動不便的人堅持走進教堂?基督的大門為世人而開,只是誰願意走進來卻是人的選擇。

行動不便的人堅持來教堂

在瑞士Nyon住的一個星期,獨自在小鎮漫步。全部店鋪關門,漫無目的地隨意蹓躂,走到一家教堂面前,以為它關了。不過,好奇心把我帶到門口,卻發現門沒有鎖上,就走進去了。

教堂一個人都沒有,在疫情下,相信很少人還會到教堂祈禱。明顯那是一個新教教堂,一切擺設都簡單純樸。一個簡單的十字架在禮堂中間,我靜靜地坐著,和上帝談了一會兒話。沒有神職人員,沒有訪客,沒有教徒,整個空間只有我和一個十字架。我是一個幸運兒,第一次獨享一種貴賓式的款待,也許是最後一次。

在巴塞隆拿機場匆忙準備去另一個航站樓前,突然看到” chapel”。很多機場都會有祈禱室給穆斯林,但是給基督徒的祈禱室我還是第一次見。推開門,一個小巧精緻的祈禱室就在我面前。裡面空無一人,我毫不猶豫地坐下。一天之內,處理了所有突發事件,然後迅速從一個城市逃亡到另一個城市,最後來到機場準備飛去另一個國家。刺激過後,是一種身心疲累。在那個疫情緊張和時間搏鬥的世界,祂把我帶到家裡,讓我暫時遠離紛亂的現實,重新整頓心情,然後再繼續上路。

以前聽過一番話:上帝創造了你,連你有多少條頭髮祂都數過,祂怎麼不會明白你的需要?現在我越來越感受到這句話的真切了。祂沒有存在在你的視覺世界裡,但是祂卻一步又一步地令我相信祂的存在,而且就在我的身邊。

相信人都那麼不容易,更何況要相信神?如果一切的安排都是巧合的話,這些巧合也太多了吧!我記得在西班牙時,當我不知道下一站去哪兒,也在掙扎要不要走“Camino De Santiago”時,我告訴祂:我決定不了,你就幫我做決定吧!反正我的人生都是你安排的了,我會跟從你的旨意。就這樣,我在每個地方待多久都有一種“到那個時候祂就會告訴我走”的感覺,也是被安排得恰到好處,最後連Camino De Santiago也去不了,因為祂知道我還沒準備好。

復活節對很多人來說只是多了一兩天假期,對我也沒有特別要慶祝的意味。因為復活之前,耶穌為世人受苦,而這種痛苦到現在只是換來日曆上的紅色假期。祂什麼時候歸來,沒有人知道,而我也沒有心存盼望,因為祂已經在我身邊了,也繼續帶領我走每一步。疫情什麼時候結束,我什麼時候有工作,全球經歷此疫後會變成怎樣,我不擔心。因為這一切都是祂的心意,就交給祂做決定吧!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文末免費登記為“Liker”,並為我拍掌5下,謝謝!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元的用心創作,成為“讚賞公民”,每月捐助USD5,謝謝你支持本地創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