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政府推出了$5000消費券,第一輪$2000在8月1日發放後,全城陷入瘋狂消費狀態,令我懷疑是香港人窮太久了,要馬上出來掃貨,還是大家怕不趕快把$2000消滅殆盡,就會被政府拿回去?$2000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對不同經濟背景的人來說有不一樣的意義。但是,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是用消費券購買有需要的東西?還是大家只為用而用,最後“被逼”為家裡製造更多垃圾呢?

自2017年起,我開始奉行“極簡主義”(Minimalism)。其中一個原則就是只買需要買的東西,而不是被慾望控制而消費。每次逛街,我都目的鮮明,知道自己需要買什麼,也不會受一堆減價物品或店鋪推廣而誘惑。買完就離開,也不會在一個商場逗留太久,畢竟太多物質的引誘,停留越久越容易“上釣”。買東西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滿足物慾的過程,但是沒有經過思考的採買,有時候會變成為買而買,失去分寸,更嚴重者會陷入欠債的漩渦。人想要的東西無窮無盡,只有分清楚需要的東西,才能省卻過度消費後的煩惱。

每次我買完新東西後,都會把破舊的東西扔掉,令家裡不會長期堆積太多雜物。說真的,人都是貪新忘舊的,有了新鞋,很快就不會穿舊鞋了。想放著等下次再穿,那個下次就是無限期的延長,最後也是去到堆填區,何不早點扔掉,讓自己多點空間呢?極簡主義重視斷捨離,與其每年花時間大掃除弄到汗流浹背,不如每次買了新東西後就狠心拋棄舊物,這不是讓自己舒服一點嗎?

要清心,就要先寡慾。這幾年,我已經漸漸失去對物質的慾望,更專注在活出自己生命價值的國度裡。消費券到手,只要一種”Well noted with thanks.”的感覺。沒有什麼特別想買的東西,就隨著日常生活的腳步繼續活著,裡面的金額自然會有用完的一天。看著商場人山人海,人們大排長龍拿著一大堆消費券的單據到客服問:“我用消費券是不是有什麼送呀?”那是一場血拼後的甜品,不吃就好像對不起自己似的。派發消費券能刺激多少經濟發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刺醒了很多人的物慾,而這$5000說穿了也是納稅人的錢,就等於突然“逼”自己把錢包裡的$5000在短期內花掉。其實,在這段艱難的歲月裡,站不住腳的往往是失業的人或者小商店。失業的人沒有心思再去買東西,小商店也不一定有四大電子支付系統來收取消費券,他們更需要有實際的現金支援。在大都市的齒輪裡,風光的背後總有一定的犧牲。

香港是一個物質豐裕的城市,五光十色的廣告招牌和軟硬兼施的宣傳策略使人們長期處於物慾高的狀態,要達到清心寡慾談何容易?能撥開繁花似錦的裝飾,才能找到最原始的味道。寫意的生活與我而言就是一頓飯、一張床、一本書、一片海和一段心靈交流。物質極簡的生活,也是心靈極富的寫照。

請在下面免費登記為LIKER,拍掌5下,支持我的寫作,謝謝!

【延伸閱讀】

【旅行錦囊】去旅行帶現金還是帶卡好呢?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