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獨白】“老人”的智慧

從雲南遇到4個帶著文房四寶北上寫書法的香港人後,我答應過一定會去探望他們的。今天適逢他們交功課給老師的大日子,我就抽空一睹眾人努力地成果。
下午3點多到從未踏足的洪水橋後,一進房間,只見墻壁上掛滿了直幅草書,十多張宣紙亭亭玉立,從左到右整齊排開,頓時以為自己去了什麼大師的書法展覽,震懾人心。

4個學生輪流把自己的《千字文》草書作品掛起來,給老師和幾位觀眾欣賞。自問對書法一竅不通,只憑感覺看字形,充其量只看得出大家的字都工整秀麗,如行雲流水流暢。至於具體怎樣欣賞則無從稽考了。

書法老師看到我迷茫的樣子,就告訴我一個秘訣:看字體是否有立體感。他詳細地介紹學生的字體每一筆粗幼有緻、形神俱備、柔勁錯落,不是呆板無神,這就是書法中的佳作。觀乎4位學生的筆跡,在我眼中全部都是大師級作品,唯一不同的只是字體肥瘦參差而已。老師說:“字體反應一個人的性格,一個字都可以看出那個人當時的情緒。”誠然,你的性格怎樣,你的字就是最好的鏡子。

晚上跟他們一起吃飯時,其中一個同學問我:“為什麼你會跟我們一群年紀大的人混在一起?還聽我們講這麼多話?”我說:“我的朋友年齡層很廣,跟不同年紀的人相處看到的東西不同,可以從不同角度了解事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認識朋友的年齡層越來越沒界限,中學生我聊得來,退休人士我也聊得來,大小通吃。喜歡跟年紀大的人聊天,他們累積了很多人生的經驗,只要耐心聆聽,總可以在他們的對話中獲得一些“老人”智慧。同樣地,他們也可以在對話中多了解年輕人的想法,畢竟大家成長的環境不同,只有坦誠交流才能明白每一代人的想法。
書法老師40歲退休,這20年來享受人生,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在香港這個大都市中,他選擇了隱世埋名,每天專注在寫書法的事情上,連手提電話也沒有。這種獨善其身的生活有多少人做得到呢?聽他分享了很多想法,大概明白他就是實踐“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的現代版陶淵明,真正在急流中勇退,追求靈性的生活。我也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在半退休生活,然後偶爾歸隱田園。也許,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不約而同地朝著這個目標邁進吧!
其中一個令我對這位老師欽佩的是他對很多事情看得很透徹。在分析一個問題時,他能舉出古今中外、不同視角的論據去解構,而不是只一面倒地站在某個立場評論一件事。再者,他本身讀化學,卻精通中國文學、歷史、文化等,比我這個讀中文系的人知道的知識還要多,當下愧疚萬分。聽他說得最多的就是“站高一點看”。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站的越高看得越遠,景色越寬。在這幾個月的政治風波裡,有多少人能站得高一層,分析不同事件的脈絡和利弊呢?在媒體無間斷報道和各種畫面沖昏頭腦的時候,有多少人能停下來,理性且深入地分析事實的本質和真偽呢?“老人”的智慧不可以小覷,聽君一席話,豁然變得有容乃大。在這麼多信息轟炸的日子,做一個懂得思考和分析的人,比不停接收資訊而單方面批評指責來得重要。以理說人,以德服人,方能心悅誠服。

感恩在紛亂無力的時光中,能暫時忘卻煩惱,欣賞4個香港人的珍貴墨寶。退了休的人都可以在慌亂世代專注寫幾個星期的毛筆字,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怎能被失落的情緒牽制而怠慢自己的文字呢?而書法老師看透世事,出世脫俗的人生觀,仿佛亂世中的一股清泉,洗滌了我徬徨的心靈。生命的碰撞是一種驚喜,而“老人”的智慧則成為一種無形的提醒,令人在人生路上偶爾得到啟迪。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