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與其說我去以色列是一場旅行,不如說是上了一場戰爭歷史課。2019年從以色列回來後,一直都對那個最複雜的國度念念不忘。這幾天看著以巴衝突局勢越來越緊張,心有戚戚焉,像被石頭沉沉地壓著。今晚,我閉上眼睛,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平祈禱。除了禱告,我想不到可以做什麼。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戰火從1948年以後一直反覆不停,在宗教、歷史、人性、政治等的糾纏中,這個結似乎越解越使人無從入手,而他們的關係已經不是一幅歷史分析圖可以簡單畫出個脈絡來了。去了一個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我記得只得出兩個字:複雜!以色列有自己的立場,巴勒斯坦亦是。每次衝突,兩方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受害的總是一群無辜的國民。誰是誰非不再是衡量兩地的道德標準,大家只期盼他們能維持一段時間的和平就好了。

還記得分別問過一個以色列的大學講師和一個巴勒斯坦女士同一個問題:“你覺得住在這裡安全嗎?” 以色列女士說:“這是我住過最安全的地方。”巴勒斯坦女士說:“這是我的家,我覺得很安全。”當我出發去以色列前,有點擔心以色列是否安全。沒想到去到以色列,親耳聽到住在烽火大地的人卻泰然處之,安然面對隨時的衝突,不禁有點驚訝。不過,後來我明白了。那就是他們的家,家發生什麼事也是自己的家,他們可以做的就是在家發生大事時好好保護自己,繼續生活下去。衝突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是這也成為以巴國民的生活一部分了。

旅行者只是一個國家的過客,結束旅程就應該回到自己的地方,收拾心情再準備下一趟旅程。或許很多人去了一個國家只記得有什麼景點、什麼美食、什麼掃貨點,而我卻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投入了感情。短短一個月,沒有很深入去了解什麼它們的內涵,但是我在出發前看了幾本關於以巴的歷史和宗教書,也在哭墻突然流淚了,用謙卑的心走訪聖地的歷史遺跡,戰戰兢兢地隻身尋找難民營,幾乎把整個以巴領地走遍,感受兩地的張力和複雜性。

耶路撒冷哭墻
巴勒斯坦難民營

最後,我在這塊上帝揀選的土地上發現他們之間愛恨交錯,感情複雜得連住在當地的人也說不清,遑論我這個外人能懂一二。

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人類一直高喊世界和平。可是,看著以巴戰火不斷,教人不禁思考我們與和平的距離還有多遠。

伯利恆墻上的塗鴉

走過烽火大地,不再把“安全”當做理所當然。或許,不知不覺之間,我不再把以巴當做一場歷史事件,卻把它們的事當做家事,但願家裡的人一切安好,雙方不再有傷亡了。

請在下面免費登記為LIKER,拍掌5下,支持我的寫作,謝謝!

【延伸閱讀】

【巴勒斯坦伯利恆】港女隻身走訪Aida難民營

【心動遊系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墻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