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喀拉拉】一個偶然遇到的印度男人 (中)——相見

主題:相見

【第二場】

時:2019年12月18日 10:00

地:科欽Nettor的Aryaas Hotel

人:印度男人Allen (A)、一元(一)、殘疾男士(H)

前一晚,一元回到家後跟沙發主人說Allen想帶她去一條農村,並探望一個殘疾人士。她以為主人會阻止她跟陌生人一起出門,沒想到主人居然同意了,還說:“我也沒去過這裡的農村,記得回來跟我分享啊!”一元想到既然是白天出去,應該問題不大,下午再去科欽堡還有時間,就決定再次和Allen相見了。在睡覺前,她發了一條訊息給Allen, 告訴他明天一起出發,可是他沒有回覆。

18日早上,Allen回了信息,並約一元9點見面,不過印度人習慣了遲到,最後他們在酒店碰面已經是10點了。

Allen開來一輛私家車,出乎一元所料,她以為他會開摩托車來呢。

A :不好意思!剛才塞了一點車,你吃了早餐了嗎?

一:還沒呢!你吃了嗎?(一元以為他也沒吃早餐,會一起吃。)

A:吃了,那你等一下會不會餓?

一:應該還好,沒關係,我們出發吧!(心想應該一個小時就到,沒想到最後用了2個小時,真的餓到了!)

殘疾男士在門口等候他們,他的右手不太方便,其他都沒什麼。Allen說他在那個地區專門幫村民處理法律事宜,是一個好心腸的人。

辦公室裡只放了一張長桌和幾張椅子,裡面坐了他的助手,是一個貌美的年輕女生。H不會說英文,Allen就用malayalam介紹了我。

A:你如果覺得悶,可以自己到處走走,看看農村的樣子。

一:好的,我會自己看著辦的。

H和Allen聊了幾分鐘後,就帶他們去參觀他的家,就在辦公室外面3分鐘的距離。

A(指著門口的一片田):一元,你看!那就是菠蘿田了!

鄰家的整片菠蘿田

一(看著一個個像蔥的物體在曬太陽):哇!這就是菠蘿啦!我還是第一次見啊!

走到H家的後花園,種了很多植物。

A (從一個盆栽拿出一塊姜):這是薑黃。

薑黃

薑黃埋在盆栽裡

一(一副小學生上課的樣子):原來薑黃是長這個樣子的!香港好像沒有種這種東西啊!

整片植物和農田,一元懂的只有一棵木瓜樹,在城市成長的人真的要去上一下自然科學的課程。

木瓜樹

H帶他們參觀了一圈屋外的環境後,嫂子便在屋裡接待他們。

寒暄了片刻後,Allen便和H回去辦公室談事情,而一元則獨自留在家裡翻閱嫂子三個女兒結婚的照片,順便了解一下南印印度教的婚禮情況。

午飯後,Allen要等那個年輕女生完成工作再載她回去。於是,兩個人就在辦公室外聊天。Allen突然走到一棵樹旁,一元跟著走過去。

A:這就是製作Henna的樹葉了。

一(聽得一頭霧水):你是說Henna的顏料是取自這種樹葉?

A: 是的。

他二話不說就摘了幾片葉子,然後放在石頭上摩擦,只見一會兒葉子就擠出一些棕色的液體,他就把樹葉的碎片塗在一元的指甲上。

A(認真地說):你先不要洗,只要過幾個小時,你指甲上的棕色就不會褪色,Henna就是這樣的了!

一元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又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於是,她很多東西都不敢碰,怕指甲上的樹葉掉了就顏色了。

回家的路途中,一元和Allen談了夢想、愛情觀、生命價值觀等。Allen也分享了他在多哈工作的生活壓力。

Allen所說的稻米田和小屋在回程才看到

A:你有喜歡的歌手嗎?

一(立刻提高八度):當然有啊!他們是1個台灣樂隊,叫五月天。

A:那你可以播放他們的歌啊,這裡可以連接。

一:當然可以啦!

唱機播著阿信的聲音,一元頓時充滿力量。

一(語重心長地說):這個樂隊從20幾歲開始唱了20年歌,他們的歌都是自己編寫,而且十分勵志。每次我灰心時,聽到他們的歌就會有力量繼續走下去了。你可以找找Mayday,看看他們的歌詞。

A:這樣非常好!要堅持20年也不容易啊!

回到科欽已經是下午5點半了,到Allen家坐了一會兒後就換電單車去科欽堡了。

本來一元想去教堂看看,可是已經天黑了。他們只好在附近的沙灘走走。一元有點累,就在一個邊緣坐下來。

A(突然提高聲調):一元,我決定明天和你一起去Munnar。我騎電單車,我們一起去怎麼樣?

一(看了一下他,哈哈大笑):別玩啦!你不是第一個跟我開這種玩笑的人了!

A(把笑容收起來):我像開玩笑嗎?怎麼你會這樣想呢?

一(娓娓道來):上次在Jaisalmer也有一個男的說他朋友會跟我去下一個城市,當我信以為真時,他才說那只是開玩笑,所以我很清楚印度人講話信一半就好了。

A(凝視著):我不是開玩笑的!我是說真的!我很多年沒去Munnar了,反正你也去,我們就一起去吧!

一(心中還是半信半疑):好吧!怎麼發生在我身邊的事總是那麼即興?

A:Munnar比較冷,有什麼需要我幫你帶的嗎?

一(思索一下):如果方便的話, 就多帶一件外套吧!我帶了很少衣服來印度,怕不夠暖,謝謝!

那天晚上,一元請了Allen吃了頓晚飯,算是答謝他帶她去農村。

Allen親戚開的意大利餐廳

Allen送一元回家後,她還是對他的話有所保留,反正就算他隔天不出現,她也會自己搭巴士去Munnar。

那一晚,一元回到家,沙發主人已經睡覺了。她打算隔天早上再跟她分享農村一日遊的故事。

究竟Allen最後有沒有出現呢?請繼續收看第三場!

【延伸閱讀】

【印度喀拉拉】一個偶然遇到的印度男人-(上)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