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孟買】灰姑娘在千呎豪宅過排燈節

或許因為出身平民,我還是喜歡過簡單樸素的生活。那一夜過後,回到朋友的蝸居,一切回復原狀。那種熟悉又舒服的環境,好像在告訴我:“這才是你的安身之所!”

10月27日是印度排燈節(Diwali) 的第一天,也就是印度的新年。這個一年一度的節日就像中國的春節一樣,遊子回家與家人團聚,共度新年。當地人會在家裡掛滿燈飾或點燃蠟燭、門外或街上燈籠高掛,河岸有人放河燈,晚上煙花不斷,家家戶戶吃甜點。過節前,他們會大掃除,並且在門口的磚上畫畫和重新塗山油漆。大部分人會買新衣服,在過節時換新裝,象征過新的一年。我的孟買朋友Sky被一個朋友Natasha邀請到她家共度佳節,我也有幸一同赴會。

Natasha父母的家坐落在一個私人屋苑,有保安看守登記訪客資料。在大堂有電梯,跟香港的大廈大堂相似。來印度1個月,還是第一次搭電梯到一個人的家。一開門,貴氣逼人。走廊的桌上有幾個中國色彩的古董瓶,客廳有差不多600呎,偌大的沙發U字形圍著LCD電視機,後面的長方形飯桌是大理石質地,加上墻上懸掛的名畫和櫥櫃的各國古董陳列品,我已經知道這個家庭殊不簡單。

門口進來的走廊

客廳

陳列櫃

LCD電視機

Natasha房間

走到客廳外的陽台,遠眺點點燈火,而這個社區的單位都是新穎豪華,大部分陽台都掛滿五光十色的燈飾,閃閃發亮,洋溢著聖誕節的氣氛。

陽台

社區大廈

陽台外的景色

Natasha 請我幫忙在陽台和走廊鋪些鮮花,我只好發揮有限的藝術技能了。

我擺放的花

主人家擺的花

她媽媽忙著拿出一堆碗碟,用來裝祭品,又花心思把各式各樣的甜點鋪滿一個大碟。家裡的一個五十幾歲男工人則在廚房忙著煮晚餐,還煮印度茶給我們喝。

甜點拼盤

印度茶

在陽台喝茶

到晚上9點多,我已經有點餓了。那時候一個祭司來了,原來他們要先進行一場祭典,才能吃晚餐。我問Sky要搞多久,他說:“起碼一個小時。”當下心一沉,有點後悔來之前不先吃點東西。Natasha父母跟著祭司的指引,祭祀3個主要的印度神靈。我們全部人站在祭司旁邊,祭司一邊唸經文,兩夫妻則為印度神淋水、掛花、奉獻、燃點聖火。

焚燒祭品的容器

到最後更要在聽到某些字詞時燒一些祭品到給神明,我也幫忙放一些祭品,可是有一下用錯左手,也沒有聽清楚就拋了祭品,被那媽媽說了一下。

途中用錯手

儀式結束後,祭司向每個人唸了幾句話,就分水果和甜品給家裡每個人,並在額頭點了黃點和米,象征被祝福了。當時主人家的朋友也來了,每個人輪流被祭司祝福。

儀式結束後,各方好友互不認識。坐在沙發彼此問候,聊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聽主人家孫兒在美國學印度語的趣事,最後差不多11點才吃晚餐,有好幾個人只是來一下就走了,最後只要另外一家三口、我和sky留在那裡吃飯。

晚餐

來賓穿了傳統的莎麗,手上的寶石很有分量,看上去非富則貴。傭人準備了沙拉、白飯、薄餅、甜品等食物,十分豐富。他們聊了一下排燈節假期會去哪裡,而我也偶爾問一下節日的慶祝活動。餐後還有蛋糕和雪條做甜品。在排燈節一定要吃甜品,所以我就算多飽也吃一小塊蛋糕,只是吃完已經12點了。Sky住得很遠,怕錯過火車我們就只可以搭的士回家,所以就跟那一家三口一起離開了。

蛋糕

雪條

由於已經沒有地鐵, 那家人載我們到附近的火車站,我們剛好趕得及尾班車,在1點多才回到家。

回到Sky那個只有Natasha家客廳大的房子,脫下鞋後,很有灰姑娘從夢幻世界回到現實環境的感覺。那短暫在富裕家庭逗留的時光,有柔軟的沙發躺、有工人服侍、有乾淨昂貴的食物吃、有過濾水龍頭的水喝、有大到可以打幾個筋斗都不會受傷的空間等,真切體驗印度有錢人家庭的生活,這也是我唯一一次感受到為什麼網上說孟買的富裕和貧窮原來只在咫尺。

去Natasha家前,sky問我:“你有漂亮一點的衣服嗎?”一個窮遊的背包客怎麼會帶“漂亮”的衣服出門呢?幸好之前在Varanasi買了一件看上去還行的上衣,就勉強可以叫做“漂亮”衣服了。那一刻, 我知道我要去的家庭不是那麼隨便的。在回家的火車上,Sky神色凝重地說:“我家從來沒試過在排燈節像她家那樣要佈置那麼多裝飾,還買那麼多鮮花,這也是我第一次見。”沉默了幾秒後,他說:“那個叔叔以前應該是商界的重要人物,因為我看到墻上那幅照片是他跟一個印度大型鐵路公司老闆的合照,叔叔身份不可看輕!” 對於我這個過客來說,在一個豪宅過了一晚“公主”的生活,猶如做了一場夢,而這個夢在12點後就清醒了。但是,我沒有半點傷心,因為隔天早上sky 媽媽在我睡醒後就把一份自製的三文治端給我吃時,那才是最合我口味的早餐。而我也可以隨便穿上“不漂亮”的衣服,繼續做“灰姑娘”。

走過富貴人家,才明白自己最喜歡的還是繼續當一個窮遊背包客。

【延伸閱讀】

生日走訪達拉維貧民窟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