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凡城】城堡外驚心動魄的一夜

整個土耳其旅程都比我想像中安全,治安也不錯。我在出發前給自己一個提醒,就是晚上不要出外,畢竟在異地一個女子晚上可能遇到的危險比較高。不過,去到土耳其很快就把這個想法拋諸腦後了。在伊斯坦堡(Istanbul)、特拉布宗 (Trabzon) 習慣了晚上跟沙發主人在街上走,對太陽下山都沒什麼警惕了。去到凡城,我下午4點才出發去凡城城堡 (Van Kalesi),怎料那裡堵車超嚴重的,半小時的車程搞了1個半小時才到,到達城堡已經5點半了。不過,土耳其大概7:30才開始日落,所以我還有2個小時可以慢慢走,走著走著也沒有注意時間了。 

這個男生一跳就跳到這個尖頂了

一開始我還慢慢走幾步,拍一下照,然後駐足欣賞凡城的連綿山脈和山下的田野。有些青少年都像猴子一樣在山坡隨意亂跑,一看就是城堡的常客。

我本來以為城堡的範圍就是眼前那麼大而已。後來,有一對夫婦和一個小孩幫我拍了照後,就說帶我一起走,我才發現原來我只是走了城堡的五分之一。越走越發現我輕視了一個城堡,本來以為只是一個廢墟,不過它的面積真的比一個足球場還大。

幸好我跟著他們走,不然真的會在裡面迷路。沿途有高到我腰間的石級,有斜度60度或以上的斜坡,有在乾草中開闢的小路,有走在懸崖邊的窄道,有一直滑落的碎石,反正我只知道自己只穿了一雙不防滑的球鞋在爬山和攀岩,而且是爬一座完全陌生的山,有點玩命。

狹窄的碎石路

超斜的斜坡

手足並用的一段路

城堡不是就是一個景點嗎?不是一堆荒廢的石頭嗎?怎麼會變成是在爬山呢? 夫婦不太會說英文,有時候指著一個洞,說了一堆庫爾德族語,我猜大概是說以前城堡住了凡城的居民,這是他們的睡房,那是煙囪之類的。幾經辛苦,我們終於到達城堡的最高點。在土耳其任何建築物最高點都會插著一支土耳其國旗,當下真的覺得自己傻傻地跟著當地人跑到一個頂點,滿身灰土,就是為了拍那支國旗,有點哭笑不得。

最高點的國旗

不過,站在最高點看著夕陽就在你面前徐徐地退到凡湖底,那個畫面真的令你攀爬的疲勞頓時全消,那個美麗動人的畫面到現在還在我的腦繞不斷。

凡湖上夕陽的美

夕陽下山後,城堡下人民各家亮起燈火,點點柔和的光輝就像是以前在故事書中看到家家戶戶煮飯的情景,想不到第一天就可以跟凡城的民生那麼接近。

凡城人家燈火

這家庫爾德族家庭帶著我走到城堡頂

夫婦跟我在國旗下拍了照後就打算下山了,畢竟天黑了山路不好走。 

不過有一個看上去有十七八歲的男生一直要幫我拍照,他好像是在這邊工作的,反正大家也溝通不了,我拍了幾張後就跟著夫婦一起下山了。那個男生也跟著我們一起走,後來又停下來要我幫他拍照,還要幫另一個小弟弟拍,我只好順他的意了 。

右邊的是帶我走捷徑的男生,左邊的是他弟弟

夫婦已經走在我前面100多米,那個太太還在叫著我的名字,示意我走快一點。我就舉手回應了。但是,那個男生突然跟我說要走另一條路比較快,最後也可以跟夫婦再同一個位置聚集,我看他信誓旦旦的樣子就跟著他走了。不過,走了幾步他就叫那個小弟弟走另外一邊,那個小弟弟好像很不情願的樣子,最後小弟弟走去夫婦走的路,我就跟著男生走另一條路。

剛開始我還沒什麼感覺,但是前面一直看不到一個人影,加上男生又叫我拿相機拍城堡,我有點擔心他想做什麼,馬上把相機斜背著,以防他從脖子直接搶走。之後他又叫我拿手機出來翻譯,一直說自己不會說英文,要我的手機,我就更覺得有點可怕,於是不斷搖手示意手機沒有翻譯。

晚上的城堡有點陰森恐怖

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一支街燈都沒有,我只看到黑暗在迎接我,更感受到危險在等著我,加上左邊的草叢狗吠聲此起彼落,完全是一段自尋死路的過程。心想:再走下去,我肯定沒命!這個人要搶要殺談何容易!我馬上停止腳步,假扮狗叫,然後把手作被狗咬的姿勢,面部顯示害怕的表情,讓他知道我怕被狗咬,不想再往前走,要走回夫婦那條路。他一直做動作叫我不用怕,他會趕走那些狗,但是那一刻我只知道再走下去我一定命喪凡城,所以一定要走回原路,起碼有一線生機。於是,我堅持著自己往回走,就算他怎麼說我也不管了。他跟著我走回原路,但是偶爾會蹲下來把褲管藏到鞋子裡,令我更懷疑他是不是藏了什麼在褲管,或者想整理好衣服準備搶完東西跑得快一點。我心裡很慌,又不敢拿手機出來報警,覺得這樣會死得更快只好假裝鎮定地加快步伐,希望找到有人的地方。但是已經晚上8點多了,城堡的人早已曲終人散了,哪裡還有人會在那裡呢?好不容易走到夫婦的那條路,以為就可以逃亡了,怎料前面又有分叉口,這是玩我嗎?那個男生說要在那個水池喝水,叫我等他。那不是逃亡的最好時機嗎?我馬上朝著一條橋走,然後還回頭看著他,假裝一邊走一邊等他,然後指著一個方向,示意我會走這邊,但是他卻指另一邊,我不管他,就繼續走。遠方有一群阿拉伯人,我覺得我看到希望了!想馬上跑過去找他們問路。可是,男生已經在我面前了。

他一直叫我走另一邊,我就說“park”,然後指著阿拉伯人那邊,他就一直指著另一邊,說阿拉伯人去的地方很遠,那邊不是park。在黑暗中,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也不敢拿手機出來看地圖,只知道阿拉伯人會講英語,只有問他們才可以離開這個危險之地。後來那個男生很生氣,就不想理我了。我也感覺阿拉伯人那邊不是park,就再三跟男生確認park和bus,他就很肯定地說是另一邊,我就半信半疑地跟著,因為有人,我覺得他不敢怎樣。走了幾步,有一個像是剛下班背著工作包的男人迎面而來,我看他和這個男生打招呼,馬上問他會不會講英文,他說會。我喜出望外地問:“Where is the bus station?”他說前面就是了,還叫我跟著這個男生走就好了。那一下,我才放下心頭大石,開始對男生放下戒心。然後,我開始用有限的土語輕鬆地跟他聊天。不過,走著走著,男生說要幫我背背包,我就說不用了,畢竟對這個人還是要提醒十二分精神。最後,我們到達城堡的入口,門口鎖著,他示意我要爬過鐵閘才能出去。我真的傻了眼,想不到爬了一天山,走了一段驚心動魄的路,最後還要像偷渡客一樣爬過一道2米高的鐵閘,我的旅行會不會太刺激了吧!

人要求生自然什麼都做得出,翻過這道鐵閘我相信我就可以重獲自由了。二話不說,跟著他翻過這個鐵閘,終於我看到人了!也看到馬路了!我知道我回到那條熟悉的街道了!我們穿過那個熟悉的公園,四周燈火通明,我知道我可以回家了。男生還在一個太空漫步的器材上叫我一起玩一會兒,我也玩了一下。之後他就帶我穿過公園來到一個保安亭那裡,叫保安帶我去巴士站。然後,他就走回家了。

從城堡出來到車站,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但是我卻感到那一夜過得很漫長。最後搭小巴回到沙發主人家, 她們告訴我城堡附近住的人比較複雜,不只是土耳其人或庫爾德人,還有很多不同種族的人住在那裡,晚上盡量不要留在那邊。本來跟著那對夫婦走就沒事了,而且我都忘記已經是天黑了自己還一個人在外,竟然跟著一個不認識的男生走。雖然最後他真的帶我到車站,只是在過程中的環境和他的行為舉動泛起我的不安。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究竟是我對那個男生多疑,他只是想帶我到車站;還是他真的有非分之想。反正一切都過去了,感謝上帝讓我又活過來了。

這一夜,是我在土耳其最害怕的一夜。如果你也去凡城城堡,請記得要找個當地人帶路,或者在日落前要下山,最好穿登山鞋,不然你不知道會滑到多少次。凡城城堡,是留給冒險家參觀的地方。

相關文章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