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卡帕多奇亞】淚流哥樂美露天博物館

在土耳其旅行流了一次淚,不是為了孤獨,不是為了受傷,不是為了中暑,卻是為了一個洞窟教堂剝落的壁畫而情不自禁地落淚。這就是卡帕多奇亞(Cappadocia)的哥樂美露天博物館裡最後一站——鈕扣教堂 (Tokali Kilise)。

哥樂美露天博物館 (Goreme Open Air Museum)離哥樂美小鎮大約1公里,可以徒步前往。它在198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列為世界自然和文化遺產,是Cappadocia地區最值得參觀的基督教教堂、禮拜堂和修道院遺跡。

門票30里拉

博物館入口

還記得出發前沙發主人說一般人參觀2小時就出來了,只有對歷史文化有興趣的人才會參觀半天,想不到我在沒有人講解的情況下也參觀了4小時,有點不可思議。

來土耳其旅行有好幾個目的,其中一個是看看基督教遺留下來的產物。出發前只複印了一份旅遊書上面的資料,什麼都沒準備就來了。烈日當空下踏進博物館,完全不知道怎麼走,就跟著其他遊客的步伐向第一家教堂前進了。

洞窟教堂

旅遊書介紹了7間教堂,後來才知道館內有約30座教堂,但是最有名的有蘋果教堂Apple(Elmali) Church、聖芭芭拉禮拜堂St.Barbara Church、蛇教堂Snake(Yilanli) Church、黑暗教堂Dark Church(Karanlik kilise)、拖鞋教堂Carikli(Sandals) Church、鈕扣教堂Buckle(Tokali) Church、兇眼教堂El Nazar Church、隱藏教堂Sakli Church。

apple church

St Barbara church外面的山景

公元二、三世紀基督徒為了躲避羅馬帝國的逼害而逃到人煙稀少的Cappadocia,在奇山中開鑿眾多洞窟居住和繼續敬拜上帝。他們建立大部分洞窟教堂,並且在墻上畫上壁畫,刻劃先知和聖經故事。八世紀拜占庭皇帝因個人阿拉伯文化背景及為抑制國內不斷膨脹教會勢力,發動毀壞聖像運動(726-843年),破壞了大量壁畫。現在保存下來的洞窟壁畫多建於公元九到十二世紀。

教堂裡面有朱紅色的壁畫線條

廚房

廚房

大部分洞窟教堂都禁止拍照,沒有解說看著壁畫真的一無所知,幸好我有一疊資料,就看著文字的描述又對應一下壁畫的圖案,差不多每間停留5-10分鐘。大部分教堂的空間都很小,最多只可以容納十幾個人,而且洞口小到要彎下腰才進得了,可想而知以前的基督徒是過著偷偷摸摸的生活。

小洞口

很多壁畫已經剝落了,有些隱約可見一個十字架,據說那時候都是東正教的圖案。

St Catherine教堂內的壁畫

教堂內保存了真人骸骨

壁畫主要是畫出耶穌的生平、神跡、門徒和聖經故事。有些教堂是拱形的圓頂,中央畫了耶穌、天使的形象,旁邊再畫十二門徒的肖像,抬頭從左到右、前到後都有圖畫,顏色以朱紅為主。我找不到資料描述的畫面就會問保安,他們也很樂意解說,不過只有幾個會說一點點英文,所以還是靠自己理解。那時候,我後悔沒有記住聖經的故事,書到用時方恨少!

眾教堂中只有黑暗教堂要另外付費買門票,既然一場來到,當然不要錯過了。

黑暗教堂外面的十字架圖案

黑暗教堂外面

從下面看黑暗教堂外面

黑暗教堂售票口

10里拉

黑暗教堂外面留影

它的命名是因為教堂的窗戶很少,只有一點點光線照進去,故壁畫顏色保持鮮艷,十分完整。一進去,就看到全部墻壁都佈滿了耶穌和聖經人物的圖案。我細心看著每個角落,有些人物的眼和臉被破壞了,聽到保安和土耳其人解釋,我就用英文問他,他低聲地告訴我那些破壞是土耳其人做的,顯得有點難以說出口的感覺。還記得在伊斯坦堡的索菲亞教堂的壁畫在改成清真寺時,也被回教徒破壞了,這些藝術的失去實在可惜。我離開黑暗教堂後,在一棵樹下聽到有導遊說英文,馬上跑去偷聽他的講解。

導遊講解位置有一塊展示了重要壁畫位置的展板

等他的團友進去教堂後,便請教他哪裡可以看到’最後的晚餐”,他說一幅在黑暗教堂,一幅在鈕扣教堂。我緊張萬分,因為剛才在黑暗教堂沒有看到,再跟他確認具體的壁畫位置後,就馬上跑回黑暗教堂,檢票的人認得我,懷疑我再來的動機,看我手上的手機好像怕我會偷怕似的,我就跟他說剛才看不到“最後的晚餐”,他告訴我位置後就放行了。可惜,我還是找不到,就直接問保安。他鐳射棒一指,紅光照著一個角落,我差點喜極而泣!終於看到“最後的晚餐”了!原來在右邊的一個小角落,難怪剛才忽略了。看著幾個門徒和耶穌的晚餐,心中浮現的是一種和諧和滿足,這就是朝聖的成果。

離開出口後一直下坡,來到最後的鈕扣教堂。它的空間很寬敞,合併了新舊兩家教堂,而且墻上的壁畫也是保留了很多耶穌生平故事,顏色七彩繽紛。

鈕扣教堂的壁畫

鈕扣教堂的壁畫中間呈現十字架

我問保安,哪裡有“最後的晚餐”,他不明白我的意思,但是旁邊一對土耳其夫婦就問:什麼是“最後的晚餐”?有什麼特別嗎?我解釋得頭頭是道,他們就幫我找這個壁畫。沒多久,保安就招手叫我過去,指著上面的圖畫,笑著對我說:你想看的!我一抬頭,看到簡單的線條,耶穌在中間,門徒在旁邊,心中感動不已。順便問旁邊那兩夫妻:“桌上的是魚嗎?”男的笑著說:“maybe”。他們走開看別的,只有我站在壁畫下駐足欣賞那道“最後的晚餐”。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看著突然把自己代入以前基督徒的生活,看到他們要躲在狹窄的岩洞生活,受到逼害而四處隱藏自己,辛辛苦苦畫在墻上的壁畫卻被毀壞,到現在才得以重見天日,忽然悲從中來,眼淚自己流下來。不管在二、三世紀,還是二十一世紀,不同時代的基督徒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逼害,究竟是哪裡出錯了?耶穌對門徒說:“如果有人想要來跟從我,他就當捨棄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馬太福音 16:24),或許這就是答案吧!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