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尚勒烏爾法】摩踵擦肩的摩托車如此多fun

在土耳其旅行真的每秒都有新鮮的事發生。先知阿伯拉罕出生岩洞所在地尚勒烏爾法(Sanilurfa)的交通真的令我大開眼界,這種亂中有序的車來車往情景使我第一次感覺到人不止在走路可以摩踵擦肩,原來身體和車也可以做到零距離的擦肩擦腳,這一幕至今仍歷歷在目。

8月20日早上搭大巴從馬爾丁(Mardin)到 Sanilurfa,我把旅館的地址給大巴司機助理看了,最後他給我的回應是車不進市區,司機會在一個大學門口放下我,我再轉巴士去旅館。幾個小時後,助理突然就指示我下車了,我看那條明顯是高速公路,哪裡會有巴士經過呢?但是他把我的行李都拿下來了,只好默默地背起背包,走到對面安全的地方再想辦法了。在差不多40度的高溫下,前後各背一個背包,右邊是高速公路,左邊是哈蘭大學,四野無人,想找個人問巴士站的位置都有難度,心想:這是要我截順風車的意思嗎?既然看到傳說中的哈蘭大學,就先把車的事情拋諸腦後,跟這個蜂巢建築合照一下。

哈蘭大學

過了5分鐘,有一個看上去是大學生的男生從大門走出來,我馬上向他招手,然後走上去問他去市區的巴士站在哪裡,他說站在這裡等就可以了。有了這一句,心踏實多了,即使沒有一個站牌在身邊。不過土耳其搭巴士本來就是隨叫隨停的,所以沒有站牌是很正常的。

20分鐘後,終於有一輛看似巴士的物體從大學大門的遠方緩緩前進,我老遠就開始揚手,好像害怕司機瞎了眼看不到我的存在似的。一上車,就問:“merkeze(市中心)?”司機助手點頭。我坐下來後,就把旅館的地址給助手看,他有點疑惑,就再把電話號碼給他,讓他可以直接問旅館的位置,可惜沒人接聽。

巴士司機助手

本來想說反正在市中心放下我再找就好了,想不到助手自己再上網查找了一下旅館的資料,然後就用手示範駕車,問我:“motorbike ok?”我說:ok。我以為他只是在靠近旅館的位置放下我,再用摩托車載一下,想不到他竟然載了我起碼20分鐘的路程!

我跟著他下車去一個大廈的空地取車,小背包放在車尾的箱子裡,大背包就背在身上,側著身坐在車尾。

助手的摩托車,車尾箱放我的小背包

一開始在大馬路上沒什麼車還好,只是風吹得頭髮遮住眼而已。在塵土飛揚間看到路旁的牧羊人和羊群在樹蔭下吃草,這種簡單的原始生活平淡,卻是我喜歡的畫面。可惜沒有手可以拍下這一幕這麼接近人民生活的片段,只好記在腦海裡了。坐久了,背包的重量把我的身體向下拉,坐得有點吃力,只好一隻手按著助手的肩膀,一隻手抱著車尾箱,感覺腰快要斷了!

進入市區後,車輛越來越多,旁邊的摩托車司機都看著我,一停下來,四面八方的眼睛都朝著我看,而且街上的男人特別多,有點不太自在。有些司機對著我微笑,我也微笑地回應,或許是他們很少見到亞洲人吧!市區的車不但多,還很擁擠,馬路很窄,加上有些車亂停在一邊,都沒什麼路可走了。每個司機都想穿越每個空隙,有些小巴和電單車之間只有一個人的縫隙,司機都不管死活,狠狠地穿過,連倒後鏡碰到別人的車身都不管。大家左穿右插,完全不讓路,右邊一堆車開過來,我們一群車向前開,根本就是沒路走,助手有時候騎上行人路,有時候快要和別的車撞上了,有好幾次我的腳就差點踢到四輪車的輪子,也差點撞到其他人的摩托車車尾,嚇到我把腳都縮起來了。後面的背包也偶爾被經過的車撞到,前面則要顧著腳趾免受威脅,那一刻,我好想快點遠離這個“戰場”啊!最恐怖的是前面有兩輛小巴的側身已經臉貼臉了,但是兩個司機竟然繼續開車,兩車摩擦產生的撕裂聲完全沒有阻止他們繼續前進的決心,最後兩車身上都有幾道白色的傷痕,但是竟然沒有人下車爭吵,繼續往前,土耳其人開車也太猛了吧!我只想到如果助手的電單車夾在兩車中間,我應該變肉餅了!幸好,最後安全去到旅館。

旅館外面的街道也是車來車往

這趟電單車路程真的令我捏一把汗,Sanilurfa的交通不是給守規矩的人參與的,只有當地人才能在這種亂中找出序來,展現高超的駕駛技術,排除萬難。

路面超多車

在這些雜亂的交通中左閃右避而活過來了,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回想起來也挺刺激的,電單車在大街小巷遊走,我一邊擔心手腳撞到其他車,一邊速覽這個城市市區的店鋪和街道人民的喧鬧嘈雜,我知道自己來到一個土耳其純樸原始的角落了。喜歡這種沒有太多規劃的街道,喜歡偶爾沒有交通管制而亂過馬路的自由,喜歡車的喇叭聲和人的喧鬧聲交雜在一起的平民交響樂。第一次坐在巴士司機助手開的摩托車就如此瘋狂,雖然我的接受能力範圍很大,但是可以偶爾給我一點安全感嗎?哈哈~

 

相關文章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