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茶放久了,就會涼;聖經太久沒翻,信仰就會失去溫度。

這就是我的寫照。

一年的宗教旅遊,走進烽火大地以色列深入了解猶太教,闖進女性最怕的強姦之都印度感受印度教,不經意地碰到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約旦和大馬。驀然回首,原來我對自己的信仰什麼都不懂。

信主快四年了,還記得第一年在澳洲每天看聖經,踴躍出席每週崇拜,即使下班多累,天氣多冷還是會定期出席每週二晚上的團契。在初信者的Alpha course積極分享個人信教經歷,還敢反問別人信仰問題,那時候我記得我對未信者說:“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耶穌通過我的口跟你說的。”說完也訝異自己哪來的勇氣跟小組的人說這番話,也許這就是教會常說的聖靈在我身上作工吧!

回到香港,我忙於炒散,其他時間就是去旅行,放在信仰的時間似乎少之又少。原本以為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欲要傳教,也要了解別人在信什麼。看似很合邏輯,但是原來這套兵法在信仰上是行不通的。在以色列,我看到猶太人對信仰的執著;在巴勒斯坦,我看到阿拉伯人對信仰的忠誠;在印度,我看到印度人對宗教的著迷。不同宗教,卻有同樣的信教態度,而且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信仰就是生活。反觀自己,信仰似乎和生活分開了,除了聖誕節和復活節和耶穌有點關係,平日偶爾和耶穌聊聊天,好像沒有怎樣把信仰融入生活。突然發現,自己和信仰的距離是那麼疏離,什麼時候我已經對信仰失去昔日的熱度?

在希伯崙的圖書館,一個巴勒斯坦女士問我:“你相信阿拉嗎?”我靜默了兩秒,才搖搖頭,我不敢告訴她我是基督徒,怕她會對我做什麼。在申請印度簽證的表格上,宗教一欄我寫none,怕被拒簽。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對自己的信仰失去信心。彼得在雞啼前三次不認耶穌,我不是也步他後塵嗎?原來在一個以其他宗教為國教的地方,我對上帝的信心是低到極點。猶太人朋友一句:“耶穌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個先知。”我就沒話說了。約旦朋友一句:“我熟讀各個宗教,但是我還是選擇做穆斯林。”我又啞口無言了。“知彼”多了,方知道“知己”少了。連自己的信仰根基都那麼薄弱,還談什麼了解別人的信仰呢?宗教從來都是複雜的東西,窮一生也不可能了解世上每個宗教。

今年的旅遊主題很沉重,也很難消化。不過,我仍然感覺到祂的看守,而我也永遠不會忘記在烈日當空下,當我的手碰到耶路撒冷哭墻的那一刻,好像躺在祂懷裡,比躺在沙發還舒服,眼淚不自控地流出,我知道祂一直都在。或許這一年最大的得著不是了解其他宗教,而是了解了自己對信仰的懦弱和不足吧。

看來,是時候重拾對信仰的溫度,不然茶涼到一個點,就不會想再喝了。

分享此文

一元去哪兒

Travel Blogger
夢想環遊世界(現在朝著這個目標ing…)
以生命走天涯,以文字說故事,以心靈聽苦樂。

旅行已經成為生活的模式,愛上忽然出走的感覺。一個人去旅行,就是為了找回自己,重新愛上自己,勇於與每個旅途上遇到的生命擦個肩,說句話,再默默帶著精彩的故事繼續上路。

合作/贊助/講座 email: onedollartotravel@gmail.com

One Reply to “【宗教旅行反思】失去信仰的溫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