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站在和歌山雜賀崎燈塔的最高點,風呼呼地吹,快要把我吹離地了。一邊臉已經僵硬了,冷得我直哆嗦,馬上戴上外套的帽子,緊握著手機拍照,沒想到看一個日落都要抵禦寒風吹襲。

燈塔

燈塔樓梯口有一對情侶摟在一起取暖,只是他們的樣子告訴我此法不通。一會兒後,那個男人拋下女的,直奔下去。還以為他受不了寒冷到樓下取暖。我走過去用有限的日文跟女的打招呼,她很驚訝我一個人來日本旅行。兩分鐘後,男的氣喘吁吁地拿著大毛巾跑上來,披在女的肩膀,兩個人裹著一條大毛巾繼續等日落。

那天,天空的雲層太厚了,夕陽只是匆匆地露出臉來又害羞地躲到雲身後了。情侶勸我不用再等了,今天的夕陽就是這樣而已。我們三人便帶著一絲絲失望轉身離開。男的說:“這是我太太,她以前撞車了,所以走路不太方便。但是她很喜歡看日落,所以我常常載她到處去看日落。”我一瞧太太的臉,腼腆的樣子露出了無限的溫馨。

婚姻的誓詞裡有一句是雙方承諾無論健康或疾病也會永遠愛對方。丈夫為了滿足太太看日落的心願,即使路途多遠身體多累都會在身邊陪伴。看著他們,我知道什麼是愛。

離開時,我問他們:“你們會來香港嗎?”女的說:“我的腳不太聽使喚,應該去不了了。”我的心戚戚焉,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後來我告訴自己,既然她走不動,那就讓我這個走得動的人來幫她完成心願吧。

從此以後,世界上有一個旅人在地球各地看夕陽時,拍下一張張照片,和一個喜歡看日落的日本人一起觀賞。她失去了雙腿,她們卻一起擁抱旅途最溫暖的日落。

請在文末免費登記為“Liker”,並為我拍掌5下,讓我獲得收入,謝謝!    

我和夫妻兩人共膳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