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做個能言善伴的人,被需要也是一種恩典。

聲明:以下內容純粹個人真實個案分享,不牽涉科學或心理研究。本人亦非社工或任何專業輔導,所有內容僅供參考。

患上抑鬱症時,我沒有告訴家人,只有幾個相熟的朋友知道。不告訴父母是不想令自己雪上加霜,更難走出困境。畢竟我的父母不是開明的人,也不懂得溝通,說了不但對事情沒有幫助,反而會為自己製造麻煩,何必自討苦吃呢?我選擇了獨自面對抑鬱,等康復後再看是否需要說吧。

還記得一位朋友打電話給我,我情緒失控,拿著電話,在房間力竭聲嘶地哭,哭到不斷咳嗽,聲音沙啞,也不知道為何而哭,就是一直咆哮一直哭。她沒有說甚麼,只安靜地等我哭完,再問我有沒有好一點。那就是最好的陪伴,沒有怪責、沒有不耐煩、沒有勸告,只是默默地在電話旁聽我不知明的痛哭。

一般人知道誰抑鬱,都想用自己的方法去幫助或開解病人。可是,很多人都沒有接觸抑鬱症病人的經驗,也不懂得怎樣的相處使病人相處。病人要嚴選真正能陪伴的人,寧缺莫濫。讓不明白的人待在身邊,只會添煩添亂,使本來低落的情緒惡化,對病情毫無幫助。因此,小心跟誰說自己的病情,以免加強抑鬱的程度。

【無聲的陪伴勝過千言萬語】

身邊的人得了抑鬱症,家人、朋友、伴侶的角色就是無聲的陪伴。大部分人都不太懂得與抑鬱症病人相處,這是無可厚非的。既然不懂,就不要以為用自己認為對病人好的方法去教導他們,這只會暴露自己的無知,也是對病人的另一種語言暴力。病人處於抑鬱期,思緒紊亂,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樣想,也對自己一些行為感到陌生。因此,他們需要時間摸索和了解自己的狀態。旁觀者總是喜歡用“理性”的話語告訴病人該怎麼做,怎樣做才是對的。對病人來說,那是一種壓力,也是一種不尊重。如果想令病人舒服一點,就少說話,多陪伴。她要哭,就讓她哭;她要睡,就讓她睡;她不想吃東西,就不要勉強她吃東西。給病人自由的意志,而不是硬套上你想要的結果。她會明白你的好意,也會感謝你默默的陪伴。

或許你會急著想要病人快點康復,四處尋醫或找輔導人員,然後屢勸她跟從你的指示去見醫生之類。你覺得這樣對她好,但是這只會令她反感、抗拒,更不信任你,搞不好關係會決裂。抑鬱症病人有很多複雜的情緒交纏著,需要一些時間去判斷或做決定。提出建議後,給他們多一點時間和耐性,明確表示等他們準備好才走下一步就可以了,那麼病人就能安心地慢慢思考,而不是感到被逼去迎合家人或朋友的要求了。

【說他們的話】

大家可以學習一些跟抑鬱病人說話的方式,讓他們舒服一點。

“你覺得怎麼樣?”

“想不到沒關係,慢慢想就好了”

“需要我的時候告訴我吧,我會陪著你的”

“我有一些建議,如果你想聽的話就告訴我吧,最重要是你準備好了”

“想哭就哭吧,我可以借你肩膀”

“你舒服就可以了,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你想我幫你做這件事嗎?”

身邊的人患上抑鬱症,不該視為一個負纍,反而要為他們感到欣慰,因為他們比一般人多了一段不簡單的經歷。每個抑鬱病人都是生命的鬥士,能作戰到底的都非池中物。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面免費登記為LIKER,拍掌5下,支持我的寫作,謝謝!

【延伸閱讀】

【抑鬱講堂】(三)自己的病自己救

【抑鬱講堂】(一)在黑洞中哭個死去活來

【抑鬱講堂】(二)雙管齊下脫苦海

【一元獨白】和你談一場抑鬱

【一元獨白】是時候愛自己多一些

 

分享此文

一元去哪兒

Travel Blogger
夢想環遊世界(現在朝著這個目標ing…)
以生命走天涯,以文字說故事,以心靈聽苦樂。

旅行已經成為生活的模式,愛上忽然出走的感覺。一個人去旅行,就是為了找回自己,重新愛上自己,勇於與每個旅途上遇到的生命擦個肩,說句話,再默默帶著精彩的故事繼續上路。

合作/贊助/講座 email: onedollartotrave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