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Mary發了一張哈桑二世清真寺的圖片給一元,一元在圖上圈了一個位置再發回給她。

在塔樓下等

“好的,明天12點就在這裡等吧!”Mary發了訊息給一元。

“我大概12:30-13:00會到,因為我住得蠻遠的。”我回覆。

“好的,明天見!”Mary寫道。

兩個沒有網卡的背包客,用最原始的方法相約在一個地方等,浪漫中帶點不可預知的結果。一個來自香港,一個來自秘魯,兩個身處地球邊端的人,卻在摩洛哥的Fes旅館碰上了。兩個行程,一個南下,一個北上,然而她們相信可以在摩洛哥的某個點再遇上。

一元和Maria

緣分天註定,Casa Blanca對一元來說只是一個浪漫的名字——白色小屋,然而這個地方唯一值得留戀的就是和故友Mary重遇。

看著手機裡的那張圖片,再看手錶的時間,已經是13:10。一元心急如焚,而這個全非洲最大的清真寺更使她抓狂。看著圖片圈起的位置,再倒退觀看清真寺的塔頂,每個角度都那麼像。

 

這個清真寺的顏色和四面的磚頭一模一樣快要把一元搞死了,眼看已經遲到10分鐘又找不到和圖片相似的角度,比看指南針還要困難,她只好問唯一的保安。可惜,保安好像也搞不清圖片的角落所屬何處。最後,一元繞了清真寺一圈,一邊對應著圖片的塔樓模樣,終於找到那個位置了。可是,沒有Mary的蹤影。

清真寺對面的馬路

這邊不給進去

“難道她看不到我走了?還是在附近拍照?天氣那麼熱,如果她12:30就到,豈不是等了40分鐘,她會不會以為我不來就走了?”一元心裡浮現諸多揣測,而最大問題是她們兩個都沒有網卡,想打聽一下下落也沒用。一元不想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於是把她們的合照翻出來,展示給保安看有沒有見過Mary出現過。可惜,對保安來說,一天無數個遊客走來走去,每個樣子對他來說都只是過眼雲煙,一個搖頭打沉了一元的一絲希望。她只好在她們約會位置問一下坐著的遊客,或許她們坐了很久會見過Mary,只是答案也是一樣。

等候的位置超多拱門

最後,一元只好從入口開始再次慢慢走,甚至走到海岸旁,心想Mary可能等得不耐煩去看海景了。太陽猛烈地關照她,走到全身是汗還是不見Mary,她只好回到原位坐一下。

清真寺外面偌大的廣場
清真寺旁邊的海岸
大霧
遊人在海邊拍照

“你在找什麼?”一個年輕男生問一元。

“你有見過這個女生嗎?我跟她約了在這裡碰面,但是我遲到了10分鐘,不知道她是不是走了。”一元把電話裡的照片端給他看。

“沒有。我可以分享熱點給你發訊息給她,看她是否在附近?”他看了照片後給一元建議。

“沒用的,她沒有當地網卡,在外面也看不到訊息。”一元惆悵地說。

“你就試試看嘛,或許她有找別人借wifi聯繫你呢!”男生很熱情地幫助一元。

一元覺得那也是一個可能,就連上網發訊息告訴Mary她已經到了。不過Mary很明顯沒有上網,所以一元就寫:“我會在圖片的位置等你到2點,請你看到訊息回覆。”

就在一元和男生聊了幾分鐘後,一個貌似Mary的背影就出現在她面前。她從地上站起來,叫了一聲:“Mary!”那個金髮女生一轉身,她們就撲向對方,擁抱得緊緊的。

“我還以為你走了!我找了很久都沒見到你!”一元高興到說話像機關槍般快。

“怎麼會?我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這裡,我見不到你不會走的!”Mary安撫一元。

她們跟那個男生道謝後,就一直聊個不停。身後那棟全非洲最大的清真寺既然不給非信徒進去,她們就坐在一旁聊過去一個多星期的旅程。一元因為Mary的一句不用參團而獨自跑去沙漠,她急不及待地分享在沙漠發生的一切。然後,她們在清真寺下隨便拍一下照,算是到此一遊,就去附近的商場吃午餐了。

洗手
穆斯林進去膜拜
午餐

有人說巴黎鐵塔下的戀人很浪漫。然而,一個亞洲和一個南美洲的背包客相約在全非洲最大的清真寺下,再次重遇,不是也很浪漫嗎?情侶有屬於他們的浪漫,而背包客也有屬於他們的浪漫,而這種浪漫多了一種惺惺相惜。有人覺得旅途上遇到的只是一些過客,而這些過客或許有一天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再相遇,那時候他們就再也不是過客了,至少一元是這樣相信的。

請在文末免費登記為“Liker”,並為我拍掌5下,讓我獲得收入,謝謝!

 

 

 

分享此文

一元去哪兒

Travel Blogger
夢想環遊世界(現在朝著這個目標ing…)
以生命走天涯,以文字說故事,以心靈聽苦樂。

旅行已經成為生活的模式,愛上忽然出走的感覺。一個人去旅行,就是為了找回自己,重新愛上自己,勇於與每個旅途上遇到的生命擦個肩,說句話,再默默帶著精彩的故事繼續上路。

合作/贊助/講座 email: onedollartotravel@gmail.c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