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千里迢迢只為見我一面的廣州女生

2018年8月,一元和Anna在土耳其的Cappadocia相遇,一起在同一間房睡過。

2018年9月,Anna從土耳其回廣州,在香港中轉,來了一元家睡,並和台灣朋友一起到赤柱閒遊一天。

2018年10月至2019年12月,Anna 離鄉別井到土耳其工作,期間偶爾與一元通電,聊聊心事。

2019年12月初,Anna看見一元要去斯里蘭卡,衝動地買了一張機票,決定到斯里蘭卡見見這位朋友。一元知道後,只好默默接受,心中卻有點忐忑不安。因為,這個女生的行為往往會招來風雨。

2019年12月30日,兩人在Colombo的旅館相遇。Anna難以按捺心中興奮之情,一直傻笑,更在路途中說:“你真的很有魅力,如果我是男人,一定會愛上你的!”一元無數冷汗,相對無言。

2019年12月31日,兩人在Kandy小鎮,誤打誤撞進去了一家小教堂。一元對旁邊的Anna說:“其實我很謝謝你,因為我也沒有想過2019年跨年會有人跟我一起過。”她有點不知所措,苦笑地說:“你這樣說令我毛骨悚然,別這樣說啦!”然後,兩人到超市買了巧克力和汽水,在黑暗中爬著山坡回到山上的小旅館,一起俯瞰山下的煙火度過2019年的最後一秒。

2020年1月1日,兩人一起到Amduluwawa登螺旋塔。在高聳入雲的旋轉樓梯貼邊而走,那刻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畏高,反而Anna腿抖尖叫聲直達雲霄,當地人都要特別照顧一番。下山的路途中,一元健步如飛,她卻慢條斯理。同樣都是穿著涼鞋,但是她穿的是逛街那種人字鞋。她說:“你先走,我會慢慢走下去的。”

穿著人字涼鞋的Anna

2020年1月2日凌晨,兩人因為一個臨時的決定而要在2am出發去爬亞當山。一元替她選好登山保暖裝備後,最後她帶來的3雙鞋中只有拖鞋穿得最舒服。

旅館的兩個外國人和我們一起出發

於是,她穿著拖鞋襪子,一元穿著涼鞋襪子,在半夜沿著燈光挑戰5200級樓梯。 登山為了看日出,但Anna的速度估計走到中午還沒上到山頂,一元只好拉著她走每級樓梯。一元說:“只要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帶你登頂看日出的。”從3點多拉到快5點,Anna氣喘乳牛,一元筋疲力盡。一元邊走邊說:“吸吸呼,呼吸配合腳步節奏!”“你知道什麼人可以登頂嗎?不是體能厲害的人,是意志堅強的人!你要告訴自己是可以做到的!我們要一起看2020年的日出呀!”Anna卻面色青白地說:“不行的!我走不了的!”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空氣越來越稀薄,一元呼吸也越來越沉重。最後,一元只好無奈地說:“我拉不了你了,你按照自己的腳步慢慢爬上去,如果我6點半看不到你上來,那就在這間店會合吧!”那天,日出沒有冉冉上升,被雲層擋住了。 她沒有登頂,一元在回程中遇到她。她還是拖著疲憊的腳步一步一步走下樓梯。她說:“你不用等我,我會慢慢下來的,我們在下面見吧!”

2020年1月2日黃昏,兩人正式分開行程。一元說:“你現在走不動,就算要移動到下個點也不可能,你先在這裡休息一兩天,等腿能走動後,再跟我會合吧!”她點點頭,同意了一元的建議。

自此,兩人沒有再碰面了。Anna休息了幾天,腿還是走不動,後來又生病了。一元到下個城市也生病了,康復後繼續一連串的登山活動,回到一個人的旅行狀態。那一刻,一元才發現自己的體能比想像中強壯,比以前更懂得照顧自己,也更獨立。習慣了一個人去旅行,多了一個旅伴其實有點不習慣。要商量、要等待、要互相照顧、要顧慮多一點、要磨合……自由太久了,偶爾來一次結伴同遊也是一種新挑戰。短短共處4天,一元認識了Anna多一點,也了解自己多一點。或許,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化學作用吧!

2020年1月16日,一元在Colombo機場等待Anna,她珊珊來遲,而機場的保安嚴密,眼見Anna要排很久才能進機場,兩人只好隔著門口的玻璃,在電話中說再見。

千里迢迢從土耳其飛來斯里蘭卡

只為見一元一面

一個旅程

只為一個人

多麼浪漫

友情

本來就需要多一點純真

兩個截然不同的性格

相遇

又分離

再相遇在一個世界的角落

夢幻中又有點不可思議

卻發生了

像這樣一個女子

世間有幾多個?

那匆忙的時空下

遺忘了的

是說一聲

謝謝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