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肺】一個回不了家的厄瓜多媽媽

當大家每天都在看武漢肺炎新增多少個案,多害怕自己被感染時,我則在異地“收集”異鄉人的故事,今天先介紹一下這個相處了2天半的南美厄瓜多媽媽。

3月19日,沙發主人把她帶到瑞士Nyon的家中。本來她帶了2個女兒來日內瓦探望前夫,順便旅行。可是,她做夢也沒想到厄瓜多政府封國了,禁止所有人入境,包括自己的國民。這也太狠了吧!她知道我星期六可以回港,眼神中充滿了羨慕,卻又為自己歸家無期而無奈。原來,回家不是必然的!由於前夫的家沒有空間,她剛好在超市遇到主人,主人就讓她無限期居住,直到有航班回家為止。

3月20日下午,她從外面回來,家裡只有我倆。她只會說西班牙語和法語,而我只會說英語。所以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google translate就大派用場了。知道她沒有吃午餐,我就煮飯給她吃,然後全程用google translate交流,算是可以明白雙方的意思。之後她想去超市,我就陪她去。她看到我有口罩,就問我拿一個給她,雖然我剩下幾個,也給了她戴,畢竟超市也是高危地方。看到她把手直接碰到口罩外層,我馬上阻止,並告訴她戴口罩的正確方法。而回來後,她也是隨便用手扯掉口罩,又被我“訓話“了一下,還教她怎樣洗手,她應該被我嚇到。之後我再解釋給她聽香港人經歷了SARS,所以大家都有很高的防疫意識。

晚上,我們吃完飯後,又用google translate聊了最新的肺炎情況。然後是一段令我很無奈的對話。

她:你還有口罩嗎?

我:還有。

她:你可以給我一些嗎?我要給我女兒用。

我:我只剩下3個,我2月離開香港時,也是缺乏口罩,我只拿了20個,在西班牙和日內瓦給了一些朋友,現在也只不夠用了。

她(十分失望):我自己不怕,但是我擔心我的女兒,做媽媽的就會想多一些。

我的心頓時被一塊石頭壓得透不過氣,後悔自己沒有從香港多拿一些口罩,也後悔在非洲沒有買一些口罩,當時瑞士的藥房都沒有口罩了,而她還不能回家,也不知道在這個期間會不會感染肺炎,而她最害怕是兩個女兒得病,她又什麼都做不到。

作為一個媽媽,要思考的事情已經不再是個人,這是我無法體會的。我在等飛機回香港,她在期待國家解封回家,我們相遇在肺炎肆虐時,我們都是異鄉人。在離開Nyon的那一天,我把一片口罩放在她房間。她知道後,叫我留著用,我還是堅持給她,然後她眼泛淚光地跟我擁抱道謝。一片口罩有什麼用呢?只可以說聊勝於無,我可以做的只有那麼多。當生命要作出選擇時,有人選擇自私地保護自己,但是也有人願意為他人付出所有。我不是什麼偉人,我只是明白我們都是人,在危難時,我們都可以為別人做多一點點,因為每個生命都是寶貴的,能幫一個就一個。施比受更有福,我開始明白這個道理的。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