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肺】旅行首日我在法國哭了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文末登記為Liker,並為我拍掌5下,謝謝你對本地創作的支持!

3 feb@ annecy

自問旅行了這麼久,什麼苦都吃過,什麼難題也解決過,卻在今天一抵達法國的Annecy就哭了,叫我怎能在歐洲立足呢?

去到第一間旅館,可惜大門一個”closed”字,一個女人告訴我冬天不營業,她的女兒是這旅館的主人。有另一間hostel在山上,要走45分鐘,本來也打算撐上去。這女人突然提到自己家裡做airbnb,就在市中心,10分鐘就到,十分吸引。談好價錢後,我便獨自去她家和他丈夫會面,她做完事才回來見我。

她丈夫開門後,繼續講電話,我問他是否要脫鞋也沒有回應,我只好入屋後脫鞋放地氈上。他講了起碼5分鐘後才理我。

第一句就問我在法國多久,我說會留2天。他不耐煩地再說:”多久在法國了?” 我就說:”今天才到。” 他又重複說:”我是問你在法國多久了?” 我看他皺眉,都不知道他究竟想問什麼,就說:”我昨晚搭飛機,今天才到日內瓦,然後來這裡了。”他說:”那就是你從香港飛來啦,香港有肺炎,還有人傳人,對嗎?我有看新聞呀!”我說:”是有肺炎,但是武漢人輸入的是,我們本身沒有的。”他一直站得離我有一張長桌遠,生怕我就是病毒似的。他說:”那就是有啦!我這裡不可以給你住,你去找別的酒店吧!”我就微笑著解釋給他聽:”我沒有肺炎,這兩周都待在家,沒有接觸武漢人,要緊密接觸者才會有事。加上12月我在印度斯里蘭卡,所以你可以放心。”他咄咄逼人:”你怎麼知道自己沒有病毒呢?可能你也有呢!我抵抗力差,很害怕!我不會笑,這不是笑話。”看來我說什麼都沒用,連微笑也是罪。他說:”你去山上那邊有一家hostel問一下。”我說:”是叫什麼名字?”他兇惡地說:”我還沒說完,要不你說吧!”請問我有那麼討他厭嗎?

我就問他借wifi找附近的旅館,他從房間拿一張紙,小心翼翼地放在我前面的桌上,好像看到病毒一樣,我都不敢伸手拿了。

他在用電腦時,我太久沒去廁所,人有三急,就問他可否借廁所一用。
他坐在我3米斜對面,背向我沒有反應。
幾秒後,他說:”你在問我嗎?”
我說:”是的,請問我可以借用廁所嗎?我很久沒上了。”
他走过來,說:”你把行李拿過來!”
我摸不著頭腦。
“不用了,我來拿好了,你進來住吧!既然你都要用廁所了,那直接進來住吧!”
“不是,我不是要住!”
“那你那麼多要求!你走吧!去酒店,我不給你住!你不要跟我說話。”說完把我2個背包扔在門口的地氈。
“你去那大巴站,那裡有廁所”指著窗外的大巴。
“Ok,我可以查一下酒店嗎?查完我就走!”
他回到電腦前。
一分鐘後。
“我走了,請問我自己開門,還是你會開門呢?”怕我的”細菌”沾污他門柄。
他沒有回應。
我開門後,他說:”你走啦?”
“對!我去找酒店,謝謝你,bye bye!”
他說:”不好意思呀!bye!”

下到樓下,我忍不住哭了。從來沒試過被人這樣對待。我哭不是因為沒地方住,是他的態度太卑劣了,把我當病毒看,也不聽我解釋,不借廁所就算了,也不用扔我的背包,不耐煩地趕我走吧?只差沒拿掃把出來而已,還坐得遠遠的,完全是生人勿近。我終於明白武漢人被世界唾棄的感覺!一點兒也不好受!將心比己,我們明白病毒的恐佈,也擔心被感染,但言語或行為上的攻擊或排斥,只會傷害一個人的心靈。病毒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和人性,原來人性的醜惡就在這時彰顯了。

【延伸閱讀】

【旅•肺】戴口罩有罪?

在〈【旅•肺】旅行首日我在法國哭了〉中有 1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旅•肺】武漢肺炎下的人性善與惡 - 一元去哪兒一元去哪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