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去意大利旅行10天,行程緊密得我現在回想起來都有點吃不消。每個城市只逗留1-2天,匆匆忙忙地去景點打卡,之後就換城市了。說真的,我對自己去過哪兒都沒什麼印象。原來,以前我的旅行是那麼累。

記得在佛羅倫斯的大街上,我和Grace就像去中環上班的白領一樣,三步拼成兩步     想衝去超市買食物,怕它快要關門了。

就在我們步伐快到像上了鏈的玩具車一馬當先時,突然路上有一個坐在板凳上的街頭畫家叫停我們,還招手叫我們過來。

我和Grace有點錯愕,本來打算不理他,繼續往前走。但是他滿臉笑容地招手,還說:“Come to sit down!”我們就朝他方向走去。他頭戴一個棕色的畫家帽,矮小的個子有點發胖,臉上的鬢髮斑白,看上去也有50幾歲。

他笑著問:“你們這麼趕幹嘛?”

我就氣急敗壞地回:“我趕著去超市買東西呀!現在快要關了!”

他就說:“我坐在這裡,總是看到一群亞洲人走得特別快!你們要放鬆,盡情投入在這個城市裡!”

我看看手錶:“不好意思!我沒時間跟你聊天,超市快關了!”

他就慵懶地說:“超市沒有那麼快關的!來,我們來聊聊天。”

我們都有點無奈,但是既然他都說超市還沒關,那只好相信他了。

他問:“為什麼亞洲人都那麼趕時間呢?Florence是慢活的城市,我看到亞洲的遊客都是在一個建築物前面拍張照,然後馬上急步離開了,都沒有好好欣賞這裡的藝術文化呀!”

我苦笑著說:“我們假期不多,要去的景點又多,所以只好匆忙地去一個地方打卡再離開了。”

他露出無奈的表情,我們都相視而笑。

我們聊了一會兒,大概了解他是在Florence街頭畫畫20幾年了,很享受自己的工作,幾乎每天都會擺攤,風雨不改。後來聊著聊著,他突然問我們一句:“你們是處女嗎?”

我和Grace都嚇了一跳,哪有陌生人會隨便問人家是不是處女的?這麼私人的問題不可能會公開地在陌生人面前討論吧!他看到我們沒有回應,就再加一句:“你們有男朋友嗎?有跟男朋友發生性行為嗎?這個是很自然的事,你對性有什麼看法呀?”我們就尷尬地說:“我們很少會討論性話題,也不會直接問別人是不是處女,除非你跟她很熟,你們都那麼開放地討論嗎?”他說:“討論性話題很正常呀!每個人都會需要性,這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我們都覺得跟一個男人討論性有點尷尬,就說:“我們要去超市了,再不去就真的會關門了。”他還是意猶未盡,還想邀請我們去喝咖啡,我們都拒絕了。

以前聽別人說,外國人思想開放。在被意大利畫家問性方面的問題時,我終於體會到“開放”兩字的含義。直到後來剛認識了一個美國男生一個小時,就直接說他跟一個女生做愛的感覺,我真的想問:是外國人太開放,還是我們太保守呢?

現在我的旅行已經是走著慢活的步調,沒有行程,也沒有必到打卡的景點。如果旅行只是趕來趕去,在景點舉個V打個卡,那十年後你會說得出你去過哪兒嗎?講得出它背後的故事嗎?旅行就像畫家所說,需要一個字:“慢”!

細心留意一個地方的一花一草,把你喜歡的畫面深深刻在腦海裡。以後,再慢慢再回憶中翻看、回味。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