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這一年,無數人被疫情打沉了。有人失業,有人長期放無薪假期,有人擔心突然被裁員,有人害怕感染洗手洗到皮都破了,有人怕沒口罩用囤積大量口罩和廁紙……人心惶惶,不是擔心這就是害怕那,恐懼似乎是2020年最廣泛應用的感覺。然而,長久的恐懼,漸漸會蠶食了人的理智,埋葬人的靈魂,使人失去意志和判斷力。這一年,不止肺炎個案日日上升, 情緒病個案也與日俱增,而有些人更選擇結束生命。不要小看焦慮和抑鬱,它足以吞噬一個生命。

曾經,我也患過情緒病,哭得死去活來,連見人都有困難。無數的擔憂和恐懼在日積月累下會衝破人預設好的防堤坡,一瀉而下,想擋也擋不住。人本來就是軟弱的,是經歷把一個人塑造成堅強的人格,用來抵禦風雨。然而,人性總會有弱點,只要有一天觸動到那個角落,或許連自己也無法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這一年,我反反覆覆失業。不過,我從來沒有擔心過。是對自己太有自信,還是家財萬貫?理由很簡單,就是我覺得要恐懼輪不到我。去年在希伯崙的圖書館看了巴勒斯坦人給我的影片,全是以軍怎樣惡待他們,他們覺得生命隨時危在旦夕。在猶太人區,朋友告訴我巴勒斯坦人怎樣暗殺他們,生命時刻受威脅。他們生活在烽火大地,卻認為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安全的。在隨時發生戰爭的國家,人們居然日日如常生活,毫無畏懼,那我還有資格說害怕嗎?

無論發生什麼事,總會有解決的方法。就算解決不了,也不可以被恐懼支配情緒。有一個朋友有焦慮症,卻擔心被人知道自己“有病”,每次吐了苦水後千叮萬囑不能告訴誰誰誰。其實,害怕被人知道本身就是一種恐懼。社會上的確有很多人對情緒病帶有色眼光,但是著力隱瞞的後果就是為自己徒添多一層壓力,為自己多加一分恐懼。有色的眼光在別人給之前,自己已經先給了,恐懼怎麼可能離開呢?

我不是心理學專家或社工什麼的,我知道不要小看恐懼的力量,它足以吞噬一個人的生命。那怎樣克服呢?或者試一下學以色列的年輕軍人,站在寒風凜冽的戰火區,流著鼻水口中也要咬著一支珍寶珠就能略知一二了。

【延伸閱讀】

【以色列希伯崙】一個流鼻水值班的青年軍人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面免費登記為LIKER,為我拍掌5下,謝謝!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