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酒店風雲、一個男人謊言、一個穆斯林的真性情

Yay Grand Hotel, Mardin 

第一次在土耳其感覺被騙就是發生在馬爾丁(Mardin) 的酒店。

日期:2018年8月20日

時間:早上8:30

場景:Yay Grand Hotel, Mardin 

人物:酒店前台職員 (1男、2女)

背景:我到前台check out,之後一個男職員會帶我到小巴站搭車到車公司取車票,10點要拿著車票搭大巴去另一個城市尚勒烏爾法

女職員A:你想怎麼付錢?

我:什麼?我的朋友說會幫我付房費呀!

女職員A英文水平很低,不明白我說什麼。我再用最簡單的英文單字加手勢告訴她搞錯了,朋友說過會幫我付錢。

女職員A:沒有人幫你付錢,你要自己付錢。

我一臉糊塗,因為之前沙發主人Kemal說他的朋友會幫我們付酒店的房費,為什麼現在變成自己要付錢?

我(有點錯愕,馬上找Kemal的電話):請打電話給他,他說過他的朋友會付錢。

女職員A聽不懂我說什麼,我就用翻譯器寫給她看。女職員B看到我們溝通不了,就走過來幫忙,幸好她的英文好一點。就馬上打給Kemal,但是沒人接。然後告訴我Kemal今天一早就自己check out了,也自己付房費了。

我當下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了,就叫她再打電話給Kemal的兩個朋友Isa和Ibrahim,就是會幫我們付錢的兩個當地人,但是也是沒人接。當下我覺得自己被這三個男人騙了!由於要趕時間去車站,已經沒有時間再跟他們解釋那麼多,加上他們的英文實在是溝通不了,只可以靠翻譯器,我不想趕不上大巴,就無奈地付了2晚的房費300里拉。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我在特布拉宗 (Trabzon)住的沙發主人叫Kemal,他知道我之後會去Mardin和其他東部城市,就邀請我一起去,因為他本來就計劃了宰牲節去這些東部城市,剛好我也要去,只要我調整一兩天行程就可以一起旅行了。我思考過東部城市是相對比較危險,而且自己沒有十足把握,如果和當地人一起旅行,感覺安全多了,所以就答應了他的要求,稍微修改行程,最後決定在Mardin再和他會合,然後一起旅行5天。

8月17日,我到Mardin後,他就說:“這3天的酒店和膳食會由我的馬爾丁朋友全部支付,因為我的經理和他們是好朋友,所以我們來Mardin就是他們的客人,他們會招待我們,支付食宿。將來他們去找我,就輪到我來招待他們。”我說:“但是我跟他們沒有關係,我要自己付吧,要他們付不太好吧!”他說:“沒問題的,不用擔心。”我再次確認:“真的不用我付錢?”他說:“沒問題!沒問題!”既然他們之間已經說好了,我就沒有再問了。只是心裡總是覺得不太好意思。

左起:Kemal,我,Ibrahim, Isa

8月18日下午,Kemal的朋友Isa開車載我們到Mardin參觀了一些景點,晚上就到Isa表弟開的餐廳喝啤酒,當中還有一個中美洲的女生是我們早上在舊城區遇到的,就一起去餐廳了。

Isa表弟開的餐廳,圖中為中美洲女生和Isa

喝酒的花生

Kemal很喜歡那個中美洲女生,我和Isa就很鬼馬地拿著一瓶酒走到別的桌聊天,讓他們可以單獨相處。Isa不會講英文,我們全程用翻譯器交流。聊了一會兒,他的表弟就過來幫他翻譯。

表弟:“我表哥問你想要去哪裡?他可以載你去。”

我:“也沒有什麼地方想去,最多就在附近兜個圈看看夜景回來吧。”

表弟有客人來,還沒幫忙翻譯就走開了。

Isa用動作來表示他和我先走,Kemal和中美洲女生自己回去。我覺得不太好,畢竟Kemal才是他的客人,如果要他自己搭車回酒店好像說不過去。後來表弟再走過來問我:“Isa like you, do you like him?”在我理解中,“Like”是認識一個新朋友聊得來就是喜歡這個朋友,所以我就說”Yes”。表弟再問:“你今晚要去他的家,還是你的酒店?”我腦袋停止了兩秒,有點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也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我理解的意思。就說:“我當然要回自己酒店睡覺,他回自己家睡覺啦!”表弟還沒來得及翻譯又跑去招待客人了。Isa就再用手比劃再加簡單的英文單詞來叫我去他家睡,我就說我要回酒店睡覺。那時候,我已經喝了一瓶啤酒,開始有點醉意了,眼皮開始沉重了。他打了一下手機的字後,遞給我看,一個句子清晰可見:Do you want to sex with me? 我馬上清醒過來,斬釘截鐵地說NO!還問他為什麼有老婆孩子還可以這樣,這樣他老婆會很傷心的。他卻自豪地說自己已經試過在俄羅斯跟其他女人發生性行為,連他老婆也不知道。之後又再問我可不可以去我的酒店做,我重複說No!後來他看到我真的不想,就跟我走回Kemal的那桌了。不是說穆斯林想法比較保守的嗎?為什麼會有人直接問女生要不要發生性行為?

由於我已經很睏了,加上喝了一瓶酒開始醉了,就直接趴在桌上睡覺。朦朧間聽到他們的聲音,自己就差不多睡著了。後來,Isa告訴Kemal我不可以這個醉樣回酒店,一定要清醒地走進酒店大堂,否則會有問題。他們就叫餐廳的女職員拿一些水來幫我洗臉,然後給我喝茶,幾個人一直在我四周搖我,一直問我是否ok,最後清醒一點,Kemal和Isa就扶著我上車了,而中美洲女生早就自己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Isa把我送到房間,那時候已經清醒多了,他再問我最後一次同一個問題,我還是很堅決地說不,他就幫我關上房門離開了,我馬上把門鎖上,然後洗澡睡覺。那一晚,我告訴自己一定不可以再在土耳其喝酒,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8月19日一早8點就要準備出門,但是Isa睡過頭沒來載我們。我等了1個半小時,最後就決定回酒店再睡一下再自己出發,不跟Kemal的行程了。那天晚上,Isa發訊息問我在哪裡,我和2個新朋友喝咖啡,不想被他打擾,就叫朋友幫我告訴他我沒空。怎知道他就在我們附近,所以朋友就告訴他位置了。他來到我們的桌上,就和我兩個朋友講土語,我沒有怎樣再跟他聊天,也不太明白他說什麼,反正最後他自己走了,我和2個朋友之後一起離開咖啡店。

和2個新朋友喝咖啡

咖啡店的景色,後面就是Isa表弟開的餐廳

在我自己付了酒店費用的下午,Isa終於回我訊息了。我問他為什麼我要自己付酒店費,翻譯文字後的意思大概是因為他覺得我前一天不想跟他聊天,既然這樣,他沒有必要為一個不歡迎他的人付房費,這是小孩在玩遊戲嗎?那一刻,我覺得這趟和沙發主人Kemal來Mardin的旅程好像是有目的的。之前所說的我們是客人,Isa會支付所有食宿,前提是不是就是要我和他發生關係呢?到現在,Kemal還是沒有回我訊息。究竟從頭到尾他們已經早有企圖,還是真的只是因為我8月19日沒有理會Isa,所以他決定不付房費,我無從稽考。但是可以知道的一點就是沙發主人Kemal在一開始信誓旦旦地承諾安排了免費酒店,但是到最後沒有兌現承諾,還打亂了我的住宿預算和行程路線,然後突然消失了,訊息也不回,令我覺得自己受騙了。

8月20日,浪費了30分鐘在酒店前台處理這些房費的問題,到車公司拿了車票後,最後只好打的去大巴站。那一刻,我心情很低落。我覺得自己很笨,竟然相信土耳其人會熱情到幫我付酒店費,還相信人家會重視承諾。被騙的不只是房費,最重要的是我對沙發主人Kemal的信任,卻好像被玩弄了,沒有任何回應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令我覺得自己是一開始就踏入了一個騙局嗎?自從那次後,我對土耳其的男人重新評估,連第一個沙發主人Onur是土耳其人都告訴我不要相信土耳其男人的話,究竟這個國家的男人是在玩什麼把戲呢?當女性諸多限制時,男人卻相對能為所欲為。

一場酒店風雲,我看清了土耳其男人的真面目,也感受到伊斯蘭國家的男尊女卑地位。他們只要喜歡一個女生,就會直接問她是否想發生性關係。穆斯林的保守似乎只是體現在女性的位置上,卻造就了男性的肆無忌憚。究竟女穆斯林頭巾的背後,隱藏了多少女性的無奈和辛酸呢?

備註:這是本人的個人經歷,沒有要批評任何宗教或任何國家。我只是一直認為所有穆斯林都是思想保守,而土耳其東部更是相對西部更為傳統的地方。因此,這個故事發生的地點和這位穆斯林的行為令我對他們固有的印象有點改觀。加上有土耳其人親身告訴我這跟他們女性地位卑微有很大關係,因此不期然心中有個疑問究竟這個社會的女性背後有多少心酸。這個題目引起很多回應,希望對土耳其社會和男女平等問題有研究的朋友也可以互相交流,謝謝!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