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死有餘的一年

如果現在生命要畫上一個句號,我會帶著微笑迎接。很多人覺得新的一年要重新開始,再設立一大堆目標,令自己變得更好,也不想再記起過去一年的不快、悲傷和痛楚。其實,只要活好每一天,何須等待元旦來為自己製造煥然一新的形象呢?2019,我還沒有想過要做什麼或者去哪兒,有些事情不是一兩天就可以想好的,或許我會靜修幾天,讓心靈沉澱一下。不過,2018,我過了抵死有餘的一年。

人能活多一天都是恩典,生命的存在不是必然的。10月中,一位朋友的爸爸突然去世了。12月中,一個朋友的姐姐與癌症抗爭良久後過世了,而舊上司的爸爸也突然離世了。雖然沒見過他們的親人,但是有時候在他們口中聽到家人的病況,也會心中一沉。我沒法令死者復活,但是我可以做的是陪伴朋友,也告訴他們有需要幫忙儘管出聲,或許這樣比一句R.I.P來得有溫度。死亡並不可怕,既來之,則安之。沒有人知道自己可以活到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做的就是活好每一天。2019年,感恩我又過了一天。

這一年,我對自己的價值觀更加堅定。在別人眼中,我是一個虛度光陰浪費青春的中女,活到這個年紀還在做夢環遊世界。當身邊的朋友都擁有高薪厚職時,我卻在過兼職賺錢去旅行的生活,跟大學生搶兼職的飯碗。站在熙來攘往的中環派傳單,蹲在塵埃飛揚的倉庫找衣服,走在精神恍惚的賭徒中推銷戶口,奔波在黑暗宏偉的劇院裡帶老人座位……接著是一連串的疑問:為什麼你堂堂一個大學生要做這種工作?為什麼你不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你不覺得有點浪費嗎?為什麼你不多做幾份兼職呀?你將來退休怎麼辦?夢想可以當飯吃嗎?諸如此類的問題,我不知道回答了多少遍。只可以說,人們考慮的前提是金錢、舒適度和工作的價值。而我的考量是只要有自由去旅行的間,其他的因素都不重要了。工作無分貴賤,既然決定了走什麼路,又何必介懷別人的眼光呢?生命正在一分一秒地消逝,或許我比更多人懂得為自己而活。每個人的價值觀各異,為何要把自己的價值觀加在別人身上呢?

這一年接觸了一些小孩,令我對兒童的成長世界有另一番認識。一個7歲的男孩因為一次的手冊上寫了表現欠佳而大叫哭打鬧15分鐘,到今天我還記得他那時候兇狠和淚水盈眶的眼神。不過,之後他常常拖著我的手一起走到搭校車的位置才鬆手,這又使我感到安慰。另一個8歲男生在位置上只坐了5分鐘,屁股就沒有再貼在椅子上了,軟硬兼施也不得領。終於有一次陪他玩了一局棋子來換取15分鐘的溫習,或許孩子最需要的是玩耍的時間,而不是無止境的補習。無意中協助社區中心的特殊教育託管班,什麼奇難雜症一次過在一個房間出現,看著另一個姑娘對著他們的瘋狂游刃有餘,我認識了自己的不足。對著小孩,不是只有兇就行了,怎樣使他們對你心服口服同時亦師亦友才是王道。這段日子,因為遇到這些小孩,生命中多了些火花和學習,也漸漸明白了香港的小孩看似贏在起跑線,卻已經輸在起跑線了。快樂對他們而言,似乎有點奢侈。有一刻,真想帶他們遠走高飛,重新找回那最專屬於他們的快樂童年。

2018年,談不上豐盛,卻稱得上是為自己而活的一年。經歷過責備和反對,感受到心痛和氣餒,但是我越來越堅強,更有勇氣走下去。路一點兒也不好 走,但是走著走著,或者可以走到終點呢!排除萬難走下去比苟且偷生更需要個人的堅持。已經活了這麼多年了,不管還能活多久,我已經賺到了。2019,餘下多少天,就精彩地過多少天吧!

相關文章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