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

你有想過,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難民嗎?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街道上,一些小孩會伸手討錢,他們是敘利亞人。長期內戰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為了生存,他們選擇了離家出走,尋找其他國家庇護。土耳其打開大門,收容了350萬敘利亞難民。離開了戰亂,卻在異國找不到工作,只有走在街上討錢討吃,成為土耳其人眼中的負累。

“你想回家嗎?”我問一個街上遇到的敘利亞人。

“當然想,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他低著頭,欲言又止。

沒有經歷過戰亂,沒有逃難過,沒有在異國苟且偷生過,我無法咀嚼他內心的痛苦。

1948年以色列立國後,大量巴勒斯坦人跑到鄰近的阿拉伯國家避難。直到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再有50多萬巴勒斯坦人逃離家園。而這些人就算想再回來以色列,也只能成為難民。雖然同樣是穆斯林國家,但不是自己的家就算是同宗教也只會成為異類。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人,即使本身具有大學學歷,做過醫生,在當地也不可以做醫生。難民就是難民,怎麼可能享有和當地人同等的待遇?沒有醫療保障,沒有工作援助,沒有舒服的居住環境,構成一幅幅活生生的貧窮生活寫照。

在約旦沙漠,一個當地人告訴我:“皇后是巴勒斯坦人,她把很多國家資源幫助她的同鄉,所以這裡的巴勒斯坦人待遇不錯,我們就不太想他們分薄資源了。國家本來就不是富有,我們都顧不了自己了,還要養他們!”和其他人共享資源,畢竟心中不是滋味。猶太人從四方八面湧回以色列重建家園,而巴勒斯坦人卻離家四散,過著流離失所和遭人白眼的生活,這是神跟他們開的玩笑嗎?

從70年代越戰開始,越南人為了逃避越共政權的逼害,紛紛坐船到香港尋求庇護。香港成為他們的第一收容港,大批難民蜂擁而至。隨著越南的政局逐漸穩定,難民潮不再出現,香港也算是對越南難民進行了一場大規模的人道援助。誰會想到今天的香港人需要尋求外國的人道援助嗎?在自由的土地發聲,已經不是必然。那些走在抗爭前線的人民,為了明哲保身,要離家出走,走到自由的國家尋求庇護。這部活生生的歷史疑幻疑真,卻一一排期上映。有家歸不得,漂流異地,想不到香港人也會有成為難民的一天。

流離,已經不是中東國家或發展中國家獨享的話題,在時代的洪流中也會湧進亞洲首個金融中心。曾經,我們收留過越南難民,有哪一天,越南人會收留我們嗎?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文末免費登記為LIKER,為我拍掌5下,謝謝!IMG_20200116_180609.jp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