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中找到零距離的土耳其人世界

常常聽別人說土耳其人很熱情,去遊客區體驗的是一種對遊客的歡迎,熱情中帶點商業味道。但是,他們的熱情在對待自己人身上更表露無遺,今天我有幸見識到了。

昨天本來要在下午1點從伊斯坦堡搭大巴到Trabzon,怎料去到車站才知道延遲到晚上7點,7點去到又說大巴還在維修零件,要等到8點,之後更說要到9點半,反正拖來拖去,最後我終於可以在10:45上車了。從來沒試過搭大巴會延誤,這些機會總是屬於我的。連其他乘客也說從來沒試過發生這種事,我真是幸運了!全車都是土耳其人,沙發主人盡量幫我看看有沒有人會說英文可以沿途照顧我,可惜大家都只是講土語。主人在上車前千叮萬囑司機要在哪裡放下我,還跟幾個土耳其人交代照顧我的需要,忽然覺得自己變成一個出國的小孩,備受呵護。在車上,一些大媽級別的都微笑地看著我,雖然聽不懂她們在說什麼,但是溫柔的目光就像媽媽看著孩子一樣,暖在心頭。大家的下車點都不同,但是隨便就可以跟旁邊的人聊天,連司機的助手也是跟不同乘客聊很久,在他們身上你會看見人與人的距離是多麼接近。

dav

半夜三四點,坐在我後面的女人一直在講話,我只聽到她們在我耳邊念念不停,後來聽到一個女人在我旁邊哭,我才知道她是肚痛,痛到坐在走廊捲曲身體,眼淚一直流。我看到她那麼辛苦,心想或許可以試一下幫她按摩,塗一下油,舒緩她的痛楚。我太多腸胃炎經驗了,完全明白那種抽蓄的難受。因此,二話不說說拿出藥油,然後用google translate告訴她我可以幫她按摩,她也接受了。先按太陽穴再按後腦勺,然後在手掌按一下讓血液循環,15分鐘後,她舒服多了,大家也可以睡個好覺了。

怎料到7點半左右,她又開始肚痛,又痛到哭了,這次就算幫她按摩好像不太見效。我看她情況那麼嚴重,也叫她的男同伴叫救護車,他說已經叫了。司機助手把她帶到車頭位置,過了半小時另一個婦女把她扶回車尾,她的臉色蒼白到快暈下去。車上的人都回頭看著她,一雙雙憐憫又愛莫能助的眼睛包圍著她。大家都議論紛紛,有男乘客走過來問她情況如何,司機助手也一直把一瓶不知道什麼水塗在她的臉上。8點半左右,大巴停在一個車站,助手和婦女一起把她扶下車,有一些乘客也跟著下去看看有什麼幫忙,每個人都很擔心她的病況,看有沒有可以幫忙的。

cof後來,救護車來了,他們上了救護車,連司機助手也跟著去了。

sdr我以為大巴會開走繼續行程,想不到是全車人會在原地等他們去醫院回來。9點半,她回來了,臉色好多了。大家都爭相問候她的情況,看到她點頭每個人都放下心頭大石。在等待的時間,沒有人埋怨,大家都很耐心地等待他們回來。就算她多不舒服,很多人圍著她,也沒有人拿手機出來拍短片,只有我在車上拍下這個溫暖的鏡頭。他們就是土耳其人,把不認識的人當做自己的朋友,就算遇到難題,他們也會互相幫助。這一幕,已經深深刻在我的腦海裡了。病人的兒子,在病人去醫院的期間有一群大媽自動輪流照顧。如果在香港,你會允許車上不認識的人幫你看管孩子嗎?

現今世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究竟在和陌生人相處的時候,那把尺要放多遠呢?這個問題只有你才知道。土耳其人友善的待人之道,令我明白語言不通不是問題,在一個熱情的群體人是否可以拉開鐵閘,讓自己和當地人站在同一條距離的水平線呢?

dav

相關文章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