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旅行我還可以教書

在學校代課了三天,逐漸喜上眉梢。昔日不敢觸碰的領域,終於都在量身訂造的機會下嘗試了。那顆愉悅的心告訴我:除了旅行你還可以教書的!

老師,一個尊貴且任重而道遠的稱呼,更要傳道、授業、解惑,在我心坎中地位如古聖賢般崇高。從我讀中文系到畢業後,從來沒有想過會當一個老師。看著身邊的同學皆為人師表,作育英才,心裡萬分欽佩。今時今日,在香港做一個老師的壓力非一般人能明白。因此,我說過如果有選擇,一定不當老師。

上星期五在偶然的機會下,因大學朋友的轉介到一所中學做一星期中文代課老師。沒有教育文憑,從來未在中學教過書,連備課怎樣備也不知道,我不太敢相信自己信誓旦旦地在電話裡說了句:“可以啊!”自從在澳洲回來後,我有一個“弊病”,就是什麼工作都嘗試,過度能屈能伸。不試過,怎麼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如果是以前,真的打死我都不會代課一天!旅行,改變了我的心態,打通了我的思維,改寫了我的人生。既然選擇了代課,那就要盡力做好,畢竟誤人子弟非仁也。

那天科主任只給了我三篇文章的題目,其他就等上班再說。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星期天,我一整天在網上找三課文章的賞析,把重點抄在筆記本上,重複閱讀文章和思考教學重點,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迎接星期一的來臨。

一上班,科主任和其他老師就交代我一堆事情,我還沒來得及消化就要去上中三的課了。在白板上寫了自己的名字,自我介紹後,就先跟大家做聆聽練習。同學做練習期間,我的腦海中不停思考一會兒怎樣教課文,有點擔心他們是否明白我的講課內容。加上沒有對著三十幾個學生教書的經驗,怎樣控制秩序也是一門學問,思緒像在迷宮裡兜了幾個圈還是出不去似的。幸好,開始講解時,大家都有反應,有些學生更是炯炯有神地看著我,只是偶爾喧嘩聊天,還算聽話。還記得我問同學平時老師是不是這樣教,他們說:“你教得好一點,那個老師上課都在說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我有點喜出望外。一直以來,我都掌握不到教中文的技巧。但是每天寫文章,漸漸地我也明白怎樣欣賞一篇文章。不是人人都可以當作家,但是人人都可以寫出一個扣人心弦的故事!學生的一句話,使我放下心頭大石。接著的幾節課,都盡心教導,慢慢駕輕就熟。今天,更和中二搞搞新意思,讓他們分組討論,體驗一下中文也可以充滿樂趣的。

還有兩天,就完成使命了。說真的,有點不捨這些可愛的學生。看到一些學生上課很累趴在桌上睡覺、在抽屜下偷做其他科功課、和其他同學聊天……說真的,我很想給他們睡覺、聊天。香港的教育往往要贏在起跑線,學生在制度下犧牲了很多青少年應有的自由度。如果我是一個全職老師,或許我會教出一班考試成績不高分,但是懂得探討生命價值和意義的青少年。當我叫中二的同學不要受傳統封建社會限制,放心指出老師或長輩的錯誤時,一個男生說:“長輩會說我駁嘴,其他親戚又會加把嘴來說我的。”那一刻,我明白“吃鹽多過你吃米”的思想自古至今侵蝕著每一代人的自由意志其實,有時候吃鹽多不代表一定正確,或許細心聆聽,互相討論,才能發揮生命的價值。

旅行教會了我突破自己,不受固有的框架限制自己。一早把書本拋諸腦後,卻又在此偶然的機會重新學習怎樣教書。在座位之間穿梭的那瞬間,仿佛在學生身上看到了學生時代的自己。作為一位老師,我明白學生需要什麼,因為我曾經也是一個學生。我不止懂得旅行,還會教書。下次,我還可以做什麼呢?

Facebook 留言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