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戈蘭高地】誰說旅行是必然的?

對很多人來說,想去哪裡旅行拿著護照就可以去了。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連護照也申請不了;有些因為國家政治或宗教原因,去不了某些地方;也有人申請簽證難比登天。這次在以色列認識的戈蘭高地德魯茲人,令我明白能夠隨便出國是一種恩典。旅行對某些人來說,可不是必然的。

1967年,以色列六日戰爭戰勝了周邊的阿拉伯國家,連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也佔領了。自此以後,那裡的德魯茲人就歸以色列管轄。Wayl是住在Majdal Shams的德魯茲人,他聽我分享去那麼多國家的事,用羨慕又無奈的語氣跟我說:

“我也很想好像你這樣到處旅行,但是我們要去一趟旅行一點都不容易。比如我們要去意大利,就要去意大利的領事館辦簽證;要去西班牙,就要去西班牙領事館辦簽證。反正要去哪裡都要辦簽證!住在戈蘭高地99%都是德魯茲人,是敘利亞國籍。我們可以申請入籍為以色列公民,但是我們不想因為一本護照而放棄敘利亞的身份,所以我們只有旅行文件(travel document),卻沒有護照。我們辦簽證要提供很多證明,而且還不一定獲批,所以要去一趟旅行都要搞很多文件,真的很不方便。”

Wayl家的窗口,外面就是戈蘭高地的黑門山

從來沒有想到旅行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那麼困難的事。在我們看來唾手可得的事,卻是德魯茲人花了很多功夫才能獲得的一次機會。我聽完Wayl講完,沉默了幾分鐘。這幾年護照被不同國家蓋上走過的痕跡,看著這些“足印”我該自豪嗎?心裡有一絲絲替Wayl不值。原來旅行不是必然的!知道越多,越珍惜自己所擁有的旅出國自由,畢竟我比很多人幸福,起碼我有選擇的權利。

去以色列前,一位馬來西亞讀者告訴我他很羨慕我可以去以色列。原來馬來西亞護照規定不可以進去以色列,這又是一個政治和宗教影響下的犧牲品。這幾年,走的地方越多,越發現香港人真的很幸福。旅行,是我的生活模式,卻是有些人一生不可能出現的兩個字。還記得跟Wayl分開的那一天,我還是跟他說:“希望有一天你可以來香港。”他臉帶笑容地說:“可能我會來的。”旅行在他身上不是一種必定會發生的事,只是一種可能性。我可以做的就是繼續分享我的旅行見聞,使旅行可以在文字間成為世界上某些人的一絲安慰。

Wayl和我

 

【以色列馬薩達】解讀以色列的民族精神 ——「馬薩達」

圖庫

這個圖庫包含 58 張圖片

未去以色列之前,看了書寫關於馬薩達的故事,已經被以色列人的寧死不屈精神所震懾。去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