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戈蘭高地】誰說旅行是必然的?

對很多人來說,想去哪裡旅行拿著護照就可以去了。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連護照也申請不了;有些因為國家政治或宗教原因,去不了某些地方;也有人申請簽證難比登天。這次在以色列認識的戈蘭高地德魯茲人,令我明白能夠隨便出國是一種恩典。旅行對某些人來說,可不是必然的。

1967年,以色列六日戰爭戰勝了周邊的阿拉伯國家,連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也佔領了。自此以後,那裡的德魯茲人就歸以色列管轄。Wayl是住在Majdal Shams的德魯茲人,他聽我分享去那麼多國家的事,用羨慕又無奈的語氣跟我說:

“我也很想好像你這樣到處旅行,但是我們要去一趟旅行一點都不容易。比如我們要去意大利,就要去意大利的領事館辦簽證;要去西班牙,就要去西班牙領事館辦簽證。反正要去哪裡都要辦簽證!住在戈蘭高地99%都是德魯茲人,是敘利亞國籍。我們可以申請入籍為以色列公民,但是我們不想因為一本護照而放棄敘利亞的身份,所以我們只有旅行文件(travel document),卻沒有護照。我們辦簽證要提供很多證明,而且還不一定獲批,所以要去一趟旅行都要搞很多文件,真的很不方便。”

Wayl家的窗口,外面就是戈蘭高地的黑門山

從來沒有想到旅行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那麼困難的事。在我們看來唾手可得的事,卻是德魯茲人花了很多功夫才能獲得的一次機會。我聽完Wayl講完,沉默了幾分鐘。這幾年護照被不同國家蓋上走過的痕跡,看著這些“足印”我該自豪嗎?心裡有一絲絲替Wayl不值。原來旅行不是必然的!知道越多,越珍惜自己所擁有的旅出國自由,畢竟我比很多人幸福,起碼我有選擇的權利。

去以色列前,一位馬來西亞讀者告訴我他很羨慕我可以去以色列。原來馬來西亞護照規定不可以進去以色列,這又是一個政治和宗教影響下的犧牲品。這幾年,走的地方越多,越發現香港人真的很幸福。旅行,是我的生活模式,卻是有些人一生不可能出現的兩個字。還記得跟Wayl分開的那一天,我還是跟他說:“希望有一天你可以來香港。”他臉帶笑容地說:“可能我會來的。”旅行在他身上不是一種必定會發生的事,只是一種可能性。我可以做的就是繼續分享我的旅行見聞,使旅行可以在文字間成為世界上某些人的一絲安慰。

Wayl和我

 

【一元獨白】旅行是一種生活模式


那天, 校園小記者問我:“旅行是你的興趣還是工作?”我說兩樣都是。後來想一想,其實旅行是一種生活模式。
旅行是我的興趣,但是還不算是我的工作。如果可以在旅行賺到錢,才算是一份工作吧!昨天一位媽媽問我平時不工作做什麼,我說:“寫博客呀!”她反應很快地說:“那可以賺錢,不錯呀!”我潑她一瓢冷水:“我寫博客沒錢賺的,只是興趣而已。”之後就是一片鴉雀無聲。
很多人都以為寫博客可以賺很多錢,我相信當你成為網紅就是了。世界上有那麼多博客,我自問不是在走市場和大眾想要的博客路線,沒有吃喝玩樂,沒有必看景點,沒有美人美圖,沒有航拍影片,試問哪有人會投資在我身上呢?我是一個犯賤的人,不喜歡走大眾走的路線,不喜歡隨波逐流,不喜歡迎合市場需要。因為,我有我堅持的旅行方式。如果只是為了迎合別人的需要而改變初衷,這個不是我。有時候我也會想,為什麼我不穿少點布,不化一下妝,不假裝可愛學網紅拍一下賣萌照,騙一下“like”也好。對不起,我真的不想騙自己。以前,我試過在工作場合賣笑,明明不想做卻要硬著頭皮做,我迷失了自己。在這個人人都不滿足現狀的社會,我卻很滿足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試問這個世界有多少人一輩子連旅行的機會都沒有呢?我還可以說什麼?走過第三世界國家,走過難民營,走過貧民窟,走過山區,我不想一輩子再為錢奔波。或許,人生有很多事比賺錢更重要。
曾經我有想過:如果寫博客可以賺取收入也不錯,那我就可以一直旅行下去。不過,寫了一年九個月,我不再有這個“幻想”了。旅行已經成為我的生活模式,就像有些人把看書當成生活的一部分一樣。還記得3月在伯利恆的旅館,一個德國學生問我為什麼可以旅行這麼久。我思考了兩秒就說:“因為旅行是我的生活一部分。”我看著她嘴角翹起來了。5年前,我在意大利跟一個德國男人聊天,我問他為什麼可以在意大利旅行那麼久。他說:“我們年假可以放1個月啊!”那時候我張大了嘴難以置信。現在,我的旅行動輒就1個月起跳。回想5年前的自己,怎麼會想到自己變成了“德國人”的旅行生活模式呢?
在旅行時融入當地生活,把自己當成是當地人,接受當地人的文化和思想,聆聽和觀察當地人的生活故事,學習新的語言和新的交際技巧,擴展自己的世界觀。記住每個旅行的畫面,記錄人的故事,記得每一天的喜與悲,化作一個個方格上的文字。這不就是對自己人生最美好的記載嗎?旅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旅行。我是一個沒有錢賺的博客,那又怎樣?起碼我在走自己想走的路,你呢?
【延伸閱讀】

一個人的旅行,一個人的浪漫

不化妝去旅行

無腦而有腦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