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戈蘭高地】誰說旅行是必然的?


對很多人來說,想去哪裡旅行拿著護照就可以去了。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連護照也申請不了;有些因為國家政治或宗教原因,去不了某些地方;也有人申請簽證難比登天。這次在以色列認識的戈蘭高地德魯茲人,令我明白能夠隨便出國是一種恩典。旅行對某些人來說,可不是必然的。

1967年,以色列六日戰爭戰勝了周邊的阿拉伯國家,連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也佔領了。自此以後,那裡的德魯茲人就歸以色列管轄。Wayl是住在Majdal Shams的德魯茲人,他聽我分享去那麼多國家的事,用羨慕又無奈的語氣跟我說:

“我也很想好像你這樣到處旅行,但是我們要去一趟旅行一點都不容易。比如我們要去意大利,就要去意大利的領事館辦簽證;要去西班牙,就要去西班牙領事館辦簽證。反正要去哪裡都要辦簽證!住在戈蘭高地99%都是德魯茲人,是敘利亞國籍。我們可以申請入籍為以色列公民,但是我們不想因為一本護照而放棄敘利亞的身份,所以我們只有旅行文件(travel document),卻沒有護照。我們辦簽證要提供很多證明,而且還不一定獲批,所以要去一趟旅行都要搞很多文件,真的很不方便。”

Wayl家的窗口,外面就是戈蘭高地的黑門山

從來沒有想到旅行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那麼困難的事。在我們看來唾手可得的事,卻是德魯茲人花了很多功夫才能獲得的一次機會。我聽完Wayl講完,沉默了幾分鐘。這幾年護照被不同國家蓋上走過的痕跡,看著這些“足印”我該自豪嗎?心裡有一絲絲替Wayl不值。原來旅行不是必然的!知道越多,越珍惜自己所擁有的旅出國自由,畢竟我比很多人幸福,起碼我有選擇的權利。

去以色列前,一位馬來西亞讀者告訴我他很羨慕我可以去以色列。原來馬來西亞護照規定不可以進去以色列,這又是一個政治和宗教影響下的犧牲品。這幾年,走的地方越多,越發現香港人真的很幸福。旅行,是我的生活模式,卻是有些人一生不可能出現的兩個字。還記得跟Wayl分開的那一天,我還是跟他說:“希望有一天你可以來香港。”他臉帶笑容地說:“可能我會來的。”旅行在他身上不是一種必定會發生的事,只是一種可能性。我可以做的就是繼續分享我的旅行見聞,使旅行可以在文字間成為世界上某些人的一絲安慰。

Wayl和我

 


【以色列馬薩達】解讀以色列的民族精神 ——「馬薩達」

圖庫

這個圖庫包含 58 張圖片


未去以色列之前,看了書寫關於馬薩達的故事,已經被以色列人的寧死不屈精神所震懾。去 … 閱讀全文


【以色列】不可不知的猶太人安息日


上帝創造天地,第七天是休息日。在猶太傳統裡,安息日(Shabbat)是自古至今一直保持著的習俗。安息日晚餐也是猶太人每星期和家人朋友共享食物的重要環節。我有幸在猶太朋友Hava家過了一個安息日晚餐,大飽口福,也了解安息日對遊客的影響,所以大家要去以色列一定要提前在安息日作準備啦!

【安息日晚餐】

時間:星期五天黑後進行

程序:

  1. 餐前祈禱,叫做Kiddush(閱讀禱告書的經文)
  2. 喝葡萄酒或葡萄汁
  3. 吃麵包或逾越節薄餅Matza
  4. 吃晚餐 (通常有魚有肉,代表富足繁榮。這是傳統,但是不是一定要有)
  5. 餐後祈禱,結束

安息日三餐進食時間:

  1. 星期五天黑後
  2. 星期六早上或中午
  3. 星期六天黑前

雖然我不是猶太教徒,但是能夠享用安息日晚餐也是一種祝福。一般猶太人會準備豐盛的晚餐,和家人一起進食,有時候會邀請朋友到家一起分享食物。在旅行時能體驗一次安息日晚餐,大快朵頤,也能明白休息的重要性。雖然我在以色列旅行一個月,但是扣除每個星期的安息日,其實日子也不多。旅行也有休息日,只有在以色列才會發生吧!

【注意事項】

  1. 安息日的計算時間是星期五天黑前到星期六晚上7點左右結束在這段時間內,猶太人會停止工作,市面的超市、餐廳、公共交通工具會停止運作。有些正統猶太人更會停止用電話和上網,完全休息。
  2. 遊客要提前為安息日作準備,例如買一些乾糧和找一個地方安頓。因為店鋪都不開放,也沒有交通工具可以出門,在某程度上的確會對旅客造成不便。
  3. 遊客可以在安息日前到阿拉伯地區,如伯利恆、希伯崙或西岸地區。他們沒有安息日,店鋪和交通如常運作,可以在那裡遊覽,到星期天返回猶太人地區。
  4. 如果在安息日沒有食物,可以嘗試到猶太人的家庭敲門,他們或許會邀請你一起進餐。Hava說曾經有些人滯留在她家附近,他們就來敲門找食物吃,Hava就煮了很多東西給他們吃。一般猶太人都會在安息日伸出援手的。
  5. 如果在安息日要搭飛機,一定要提前準備。Tel-aviv只可以搭的士或共乘的士才可以到機場,從市區到機場的士費用在130-150shekle左右,請準備足夠金錢。

【延伸閱讀】

【以色列】不可不知的猶太人飲食戒律


【以色列】好人好事(五)跟著東京團看死海古卷


朋友常常說我是一個傳奇人物,我也越來越感受到自己是一個奇葩。在以色列旅行,竟然跟著一團東京遊客遊覽昆蘭國家公園,看來我應該感謝我媽生了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才能去到哪兒都遇到那麼多人熱心助我。

3月21日一早到昆蘭國家公園,想看傳說中死海古卷的洞穴。烈日當空,就坐在入口的涼亭先休息一下。有兩三個日本大媽也在乘涼,我就隨意用日語跟她們說了句:“很熱啊!”她們一聽到我會講日語,還以為我是日本人。我馬上澄清自己是香港人。我這家日語有限公司用微笑搭救,在捉到重點詞語時簡單回應一下。當其中一個大媽知道我是一個人來旅遊,頓時睜大眼睛來一句“好厲害啊”,還跟旁邊的大媽解釋我是一個人來。我就繼續賣笑,因為真的聽不懂內容了。突然,大媽捉著我的手,指著前方100米的一群人,大概是說那是他們的團員,叫我去會合他們。在我反應不過來時,大媽已經向導遊招手,還千里傳音告訴他我是香港來的,叫他帶著我走。為了讓大媽安心,我就走到那團人的位置。然後向大家鞠躬,說聲謝謝。

考古路線起點

導遊用日文問我是一個人嗎,我回答是。之後問我聽得懂日語嗎,我用手指比劃,說只會一點點,然後就示意他們繼續走,不用理我也可以。

考古路線

他們大概有20幾人,來自東京的某家教會,也有未信者。導遊沿著考古路線一邊走,一邊講解,我一句都聽不懂。那時候,有點後悔跟著他們走,不過既然大媽“安排”好了,就只好繼續走,自己拍一下那些看不懂的石頭吧。

走到某個位置,我在導遊旁邊拍照時,他突然問我叫什麼名字。之後再問我來以色列多久,去了哪些地方,是不是基督徒等,我都結結巴巴地用有限日語單詞回答。想不到我10年前學的日語現在還用得上,而且站在一群日本人的前面講日語,大家都炯炯有神地看著自己,好像很期待我會說出什麼偉論似的,心跳真的加速多了。有一兩個會講英文的男人問我一個女子旅行害怕嗎?我舉起右手像招財貓一樣,用日文回答“沒事的!”惹得大家捧腹大笑,拍手稱讚。想不到我的日文有限公司那麼受歡迎,或許將來可以在日本混口飯吃。

團員繼續向前走,導遊突然跟我說英語。原來他是移民到以色列的日本人,剛才還用日文問我那麼都問題,早知道就用英文回答他,讓他翻譯就好了。我趁機問他是不是有一條山路可以走去其他洞穴,他就指給我看,還說自己走過幾遍。我決定跟完他們走一遍後,就自己去爬山了。

登山入口

導遊繼續講解,來到最多人聚集的地方,就是牧羊人發現死海古卷的洞穴。

發現死海古卷的洞穴

有兩個女士走過來用英文跟我解釋導遊的介紹,起碼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在看什麼。其中一個對我很好奇,就用英文問我在香港做什麼工作,去過多少個國家,搭什麼車來這裡等等。之後她對我敞開心扉,說自己是很喜歡旅行的人,但是不敢一個人去旅行,看到我一個人跑來以色列,覺得我很大膽。她也是不喜歡跟團,跟我一樣有冒險精神,但是就是還不敢踏出安全圈。她不是信徒,這次跟著旁邊的傳道人友一起來,看到我一個人旅行,令她也想下次試試看。導遊帶著他們向著紀念品的方向走,她問我:“你要去紀念品店嗎?”我微笑地搖搖頭,指著另一邊的那座山。她不捨地說:“如果我自由行,我也會去爬。”可惜,她是跟團。就這樣,我們就在涼亭說再見。那個坐在涼亭的日本大媽見到我,也高興地站起來。我向她鞠躬致謝後,她就依依不捨地握著我地手說再見。有時候,在旅途上遇到大媽總有被呵護被疼愛的感覺,十分窩心。

第一次在異地跟著一團日本人參觀景點,語言好像不是一種障礙。雖然我不明白他們在講什麼,但是從他們的笑容和肢體語言,我感受到一種在東京旅行時看不到的溫暖。或許旅行使生活緊張的東京人可以放鬆下來,把平時繃緊的壓力釋放出來,呈現一個原始的人民面貌。在那位會講英文的女士離開那剎那,我有預感這個世界將來會多一個獨遊得女士。因為,她心中的那個夢已經被我喚醒了。

手腳並用爬上山洞

坐在懸崖遠眺死海

【延伸閱讀】

【以色列】好人好事(四)熱情好客的德魯茲人Wayl

【以色列】好人好事(三)以色列理工學院醫學生Aya

【以色列】好人好事(二)順風車守護天使

【以色列】好人好事(一)美國女士贈2元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