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布里斯本】同房上演的一夜情 (上集)

去到澳洲打工度假的第一個晚上,我上了一節男女關係課,切切實實地體會到“性開放”的含義。外國人的開放原來是真的!

那天晚上,我住的Hostel和隔壁的hostel舉辦免費pizza聚會。初到新環境,沒有朋友,就與同房加拿大女生相約一起去參加聚會,起碼有個照應。去到那裡,有四五十個年輕男女在喝酒聊天,燈光昏暗,看上去好像沒什麼亞洲人。那裡的紅酒一杯才5澳幣,我們都點了一杯來喝。在一個桌上坐下來,看到有一個亞洲樣子的女生,就跟她搭訕了一下,原來是一個在韓國讀大學的女生來澳洲gap year。加拿大女生跟旁邊一個男生聊得很開心,他也是加拿大人,在旅館打工換宿。我就繼續跟韓國女生聊天了。她們喝完再叫紅酒,我怕醉,就叫了一杯橙汁了。原來,外國的hostel都喜歡搞這種聯誼活動使背包客多認識朋友。我期待的Pizza只是一個配角而已。

到晚上10點左右,我想回去休息了,畢竟第一天到步有點累。韓國女生也想回去,我看同房和身邊的男生正講得興高采烈,就跟她說我們先回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時差的關係,睡在床上睡不太著。到凌晨一點多,房門開了。我知道加拿大女生回來了。不過,後面有另外一個腳步聲,暗想:她帶了那個男生回來!就在我還在心感不妙時,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就發出來。在六人房裡,他們一直“嘶嘶沙沙”,似乎在討論什麼,十分吵耳。我心想:你們不會打算在這裡787b7b搞吧?

沒想到,不消五分鐘真人騷就在我房間上演了!那時房間只有我們三個,雖然關燈了,但是要看還是可以看到的。我的近視接近1000度,要欣賞這齣好戲應該要戴上眼鏡才能一睹他們的風采。不過,我不敢張開眼睛,全身動都不敢動,怕翻身會發出“依依”聲,被他們發現我還醒著有點尷尬。那時候,眼睛閉得緊緊的,心裡十分害怕。第一天到澳洲就上演同房一夜情把戲,我的心很亂。那邊廂此起彼伏的呼吸聲在我耳畔縈繞,這邊廂我又難以置信這種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一直想不通為什麼他們可以視若無人,難道沒有看到我躺在床上嗎?就算我知道我睡著了,也不會這麼猖狂吧!他們不會害羞嗎?那種又尷尬又被逼聽著對面床的“咿咿呀呀”真的教我真切體會“性開放”的真實。

那一晚,多麼想時間過得快一點。可惜,事與願違,感覺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我也不知道他們做了多久,只知道我嚇到了。後來,我聽到有點不耐煩,心中開始破口大罵:你們真精打細算!這間房我有付費的,在搞之前是不是該征求一下我的同意呢?怎麼可以漠視我的存在?連開房的錢都省,真沒人性!

整個過程,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他們搞多久,我就屏住呼吸多久。人生第一次發生這種事,對我來說需要一點時間消化。直到他們沒有再講話了,那些此起彼伏的呼吸聲和身體碰撞的聲音還停留在靜謐的空氣中,我睡不著。

這一幕驚心動魄的畫面隨著他們入睡漸漸落幕,但是另一幕精彩的故事情節又再上演。請繼續留意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