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胡志明市】iphone越南被搶事件簿 – Day1 (Part 2)

上回說到人力車夫願意載我到警局,人生第一次坐人力車竟然不是去觀光,而是半夜三更去警局,真的有點匪夷所思!坐在車上,看著年紀老邁的車夫半彎著身軀,載著我和2個共8公斤的背包,在一條酒吧林立、霓虹燈燈光迷幻的街道徐徐前行,開始懷疑究竟這是一個怎樣的城市?很多人拿著酒瓶站在街上,酒吧的音樂此起彼伏,我突然定一定神,感受到自己身處的地方龍蛇混雜,仿佛隨時都會有人再搶東西,於是馬上把前背包抱得緊緊的。

車夫在一個插了2支越南國旗的門口停下,示意我到警局了。我說了聲謝謝後,便馬上跑上樓梯,只見靠近門口坐了一個綠衣警察像樓下的看更一樣,我便問“Can you speak in English?”他拿著手機冷靜地搖頭,我快氣死了,為什麼做警察不會講英文?!我問他有沒有其他人可以說英文,他就沒有反應。我只好用最簡單的英文“iphone”,然後做動作加句“motorbike”告訴他手機被搶了。他點頭後,就打電話說了一堆越南文,然後指著門口招手,說“English”,意思是會說英文的警察等一下會來。我只好乖乖地坐著等,只見他一直看著手機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我真以為自己去錯地方呢!2分鐘後,一男一女的外國人跑進來,對著“看更”說他們2部手機都被偷了,叫他快點去抓人,但是他毫無反應,我就告訴那個外國男生這個人不會說英文,我也是被偷手機,在等會說英語的警察來。但是那個男生繼續喧鬧,最後見沒有人理就離開警局了。我突然有點釋懷,原來這裡手機被偷是家常便飯,看來我不是唯一一個。

大約10分鐘後,門口停了一輛警車,有一個綠衣警察和一個便衣人走上樓梯,“看更”就指著我,綠衣警察問我發生什麼事,我就把剛才iphone被搶的經過說出來。我問他是否可以用查找iphone的功能看看手機現在的位置,它便借我iphone登入icloud,不過顯示offline,所以應該是被關機了。警察問我要不要按刪除鍵,把所有資料刪除,反正都找不回了。我不知道如果按了之後是不是以後就不能查找手機的位置,而且我沒有backup所有照片,當下都不敢亂按了,就繼續保留著。他叫便衣的人載我到案發現場案件重演,我就坐在他的摩托車後面指引方向了。雖然只是前面轉左的一條街,但是我剛才驚魂未定,人力車載的時候都沒有記住是哪個街口,只記得一條長街前面有一條天橋,經過familymart,所以就憑印象隨便指著前面的街口轉左。他一邊開,我一邊說明在哪裡被搶,然後賊人怎樣開上天橋不見了。

不到5分鐘我們就回到警局了,綠衣警告訴我那個位置沒有CCTV,而且他們都會用假車牌,所以都沒辦法查。我只好默默接受這個手機回不來的事實,綠衣警和便衣人就走了。“看更”叫我填報案紙,但是需要有越南人幫我翻譯內容,於是我便借桌上的電腦上couchsurfing的網站跟沙發主人說明我需要她來警局幫我翻譯。不過當時才4點多,也要等她六點多起床才能看到我的信息。幸好我看到之前的留言有她的電話號碼,立即叫“看更”幫我打給她。本來只是想碰碰運氣,畢竟半夜三更人家也在熟睡中。不過,奇跡就是這樣發生了!她接聽了!我有條不紊地跟她交代手機被搶事情,希望她可以來到警局幫我翻譯,想不到她很快就答應了。有當地人來幫忙,我頓時心安多了。在等待時,我上fb把自己被搶手機的事情告訴芬蘭的朋友,讓他們醒來可以知道不用whatapp我了。

等著等著,我越想越覺得剛才指給警察的位置好像不太對勁,因為沒有看到那家水果店,不可能那麼快就關門呀!於是我用google translate問看更是否可以開后面的CCTV看一下附近街道在3點40分的情況,但是他打字告訴我那些CCTV都損壞了,而且他說很多人都會用假車牌,所以找不到的,真的無奈極了。為了再次確認剛才的街道是哪一條,便告訴他我出去5分鐘就回來,拿起大包小包就獨自去闖案發現場。

我憑記憶在街道尋找familymart和水果店,後來想找回大巴下車的位置,再到芬蘭朋友的旅館重新走一遍,但是方向感那麼差的我總是找不到大巴的位置。我一直在那一兩條街兜來兜去,找不到朋友的旅館,也看不到familymart。最後誤打誤撞看到大街的全家了,記憶就來了。我慢慢地重遊被搶的街道,一直往前走,終於在街尾看到水果店了。那個男人還在,我問他要地址,用來給 警察看實際位置,但是他完全不明白,就把我帶到旁邊的便利店問兩個年輕男生幫我翻譯。我說“Address”,兩個男生都皺眉,怎麼解釋都不懂,於是我就回到水果店對著店裡單據的地址叫他寫給我,他以為我要拿他的單據,就甩開我的手,最後我看到店名下面有個類似地址的東西,就自己抄下來,便利店的男生看著我抄才明白什麼是“address”。 那一刻,我多麼想有手機幫我翻譯呀!

搞了20分鐘才回到警察局,沙發主人Iris一早到了,我看到希望了!Iris幫我翻譯給“看更”聽我剛才指錯街道了,紙上的地址才是真正的那條街。“看更”再打電話給會說英文的警察,等了10幾分鐘後,他們來了,便衣人再次載我到事發現場,這次我很肯定地告訴他具體位置和事發經過。回到警局後,他們告訴Iris轉告我那條街沒有CCTV,所以結果還是一樣。我的心再度一沉,看來iphone尋回無望。沒想到那麼大條街竟然連一部CCTV都沒有,我深深感受到這就是越南!之後Iris教我填報案紙,但是原來在落後國家寫什麼也有學問的!

想知道我怎麼寫報案紙,請密切留意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