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獨白】對不起,我寫不出來

要寫一篇遊記或分享旅途的故事,需要有一顆愉快輕鬆的心。一提到旅行,人們總會想到去哪裡看什麼景點,吃什麼好吃的特產,遇到什麼人……可是,香港這兩個多月來的政治抗爭,使我實在擠不出任何笑容,也寫不出一篇會心微笑的遊記。因此,我選擇了沉默地看著手機的直播,再翻閱《我是記者——六四印記》。30年前,學生渴求民主自由的熱情和覺悟,恰巧因返送中而在香港重演。今晚水炮車出動了,而警察開了第一下真槍,勇武示威者群情越加洶湧,是否預示著香港將要進入戒嚴狀態呢?

不知道有多少人每天都花幾個小時在看直播,情緒隨著示威者和警察的衝突而牽動。一場返送中運動因為政府不回應市民訴求,最後演變成警民敵對的局面。一些警察壓力爆煲開始失去理智,一些示威者為爆眼少女、二坡坊及元朗黑社會事件、警察虐待被捕者等而不再信任警察,自告奮勇去查案和找黑社會找數。兩批人只要不碰面就沒事,一碰面就出事。抗爭快要三個月了,林鄭才知道大家都累了。不過,這不但是累了,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的心都五勞七傷,這個心靈上的創傷比任何身體上的痛楚都更難復原,可不是派一下糖就可以有甜的味道的。

在這個革命時代,很多人眼睛是雪亮,但是心卻盲了。道德的最高判斷是憑良心去看待每件事。因為自己是支持黃絲或藍絲,就盲目地支持示威者或撐警察任何行為,就算幾個警察虐打老翁,藍絲也覺得警察沒錯,而沒有反省警察濫權問題;就算示威者打傷環球時報記者,黃絲也覺得他們打得好,而沒有反省打人本身就是一種暴力。示威者出現了“和理非”和“勇武”派,相信警察內部也出現了同樣的分歧,只是警察裡多了一種“命令”模式而已。反送中已經由一場政治運動演變成良心之戰,很多人出來遊行都是因為受良知喚醒,看不過去,就出來發聲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上班沒心情工作,下班就馬上看最新動態消息;不知道多少人因為政見不同和朋友絕交,和父母吵架;不知道多少人這兩個多月以淚洗面,徹夜難眠;不知道多少人對香港絕望,開始打算移民;不知道多少人參加了數次遊行,喊了多少次“香港人加油”;不知道多少人把衣櫃的黑色衣服全翻出來,把它穿了無數次……

對不起,這段時間我真的沒辦法寫那些開心的旅行點滴。我可以掩飾內在的鬱悶寫出旅行的文章,但是那只是虛偽的記錄。這個暑假,很少人討論去哪兒旅行,去哪兒消費。因為,我們都愛護自己的家。在這個紛亂的時代,無論抗爭最後演變成怎樣,我們都要記住:就算失望也不要絕望!就算眼盲心也不要盲!

分享此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