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獨白】我可以去哪兒工作?

在以色列、希臘、西班牙旅行時,當地人建議我在當地做導遊,順便留在那個國家住幾年。本來不以為然,但是想到香港的前景寸步難行,或許到其他國家工作也是一種選擇。去越多國家,越發現香港人到其他地方打工的機會不多,而且本土的工作機會多,也沒有必要跑去別的地方吃苦。在舒適圈久了,會不會喪失某些能力呢?

近年,西班牙的經濟低迷,就業機會不多,很多西班牙人都跑到其他歐洲國家找工作。我的西班牙朋友Alba就是其中一例。她跑到倫敦工作,因為英文不是很流利,所以只在餐廳做侍應。雖然工作辛苦,租金昂貴,但是起碼有工作,比起在西班牙無所事事好。另外,在旅館遇到一個從荷蘭來的女生特意來西班牙找工作,看著他們只要持有歐洲任何一國的護照,就可以自由到歐盟國家找工作和居住,這令我羨慕不已。

在西班牙住的背包客旅館,職員大多是南美人和意大利人。言語互通使他們在西班牙工作無任何障礙。我曾經和住在Murcia的朋友開玩笑說:“西班牙人跑到歐洲其他國家,南美人跑到西班牙來,看來這個世界很快就會人種大洗牌了!”

以前在大陸工作了接近一年,看到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全部湧來大城市打工賺錢,農民工一年只有新年回去見家人,而農村的留守兒童和老人成為社會發展的產物,令我明白內地人很早就適應了漂流的生活,哪裡有工作機會就往哪裡跑。在印度,很多農村的人都跑到首都德里工作,只要看這次疫情德里農民工回家的壯觀奇景就可知一二了。加上世界各地都有印度人的蹤跡,可見印度人為了更好的生活都願意離鄉別井,到外國闖一片新天空。

香港只是一個彈丸之地,從新界到港島打工也就一個多小時車程,而且交通方便,生活配套完善,相比在其他地方工作和生活,要適應一點都不難。在香港生活久了,去到外國才發現自己很多事情都不會,香港也把我們寵得太久。例如在澳洲一年不會開車就等同一隻坡腳的小鴨,很多地方都去不了;在約旦等車才知道巴士準時不是理所當然的,在以色列才明白星期六出門是沒有東西吃的,安息日比一切都重要……如果要到一個全新的地方打工和生活,或許香港人比其他人需要長一點時間適應,畢竟我們習慣了什麼都有,難怪沒什麼人願意離開了。

在不久的將來,港人要走的都會走了。懶惰的身軀,似乎是時候要動起來了。也許,在不情願又不捨的情況下, 世界各地會突然多了香港人的足跡。那些不放在心上的建議,現在好像是一個提醒,在亂世中也許是一個選擇。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文末免費登記為LIKER,為我拍掌5下,謝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