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一個最具宗教爭議的地方,卻有一面最神聖而和平的墻——哭墻。巴勒斯坦的伯利恆,一個最具救贖意味的地方,卻有一面最冰冷而敵對的墻——隔離墻。看來,神開的玩笑非我們凡人能明白。

第一次走到哭墻前面,把寫好的紙條塞到墻隙裡,觸摸墻上的石頭,把頭靠著墻身祈禱。不知為何,有一股熱流從身體底部湧上來,好像靠在一個人的肩膀上,溫暖而舒服,眼眶忍不住流下淚來。那一刻,我相信這是屬於上帝的家,只要願意靠近,祂都會成為每個人的依靠。

哭墻

在伯利恆的隔離墻前面,一幅幅諷刺的塗鴉和一段段咆哮的文字懾住了我的靈魂。

隔離墻看台上有以色列軍人看守

沿著高聳的鐵墻走著,心被揪住了。滿腦子的為什麼揮之不去,沉重得透不過氣來。這道人造的墻,就是為了保護以色列人,避免巴勒斯坦人偷襲。然而,毫無規劃而在別人住所建立延綿700公里的隔離墻,封鎖了巴勒斯坦人的自由,限制了他們的出入,這不是一種野蠻的行為嗎?墻內和墻外的人從此不相往來,同一天空下, 卻形同陌路人。

一面是為上帝建立的墻,一面是為私利建立的墻。它們的共存,似乎是一種弔詭的暗號。一天,我回到猶太教朋友Hava的家,展示伯利恆隔離墻的塗鴉照片給她看。她說:“我從來沒看過這些照片,也不知道隔離墻後面是這個樣子,謝謝你給我看到這些。”其實,猶太人不敢踏足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不能進入猶太人境內,他們永遠不會知道另一片天空長什麼樣子。有兩個星期我每天從希伯崙的猶太人區域搭車到耶路撒冷,窗外的隔離墻灰灰沉沉,但是,另一面伯利恆的墻身確是畫滿色彩繽紛的塗鴉。如果我沒有親身進去伯利恆,我會跟Hava一樣,永遠都以為墻內墻外都是灰水泥而已。戰爭與和平只是一線之差,或許只要雙方都願意走到另一面看看,世界就能和平多了。

請在文末免費登記為“Liker”,並為我拍掌5下,讓我獲得收入,謝謝!

 

分享此文

一元去哪兒

Travel Blogger
夢想環遊世界(現在朝著這個目標ing…)
以生命走天涯,以文字說故事,以心靈聽苦樂。

旅行已經成為生活的模式,愛上忽然出走的感覺。一個人去旅行,就是為了找回自己,重新愛上自己,勇於與每個旅途上遇到的生命擦個肩,說句話,再默默帶著精彩的故事繼續上路。

合作/贊助/講座 email: onedollartotravel@gmail.c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