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Translation

生活在繁榮的都市,表面風光,背後卻埋藏了無數令人唏噓的故事,而故事的主角往往是被社會忽略的對象。政府可以做的事可以很多,無奈總是顯得很有限。深水埗明哥說:“我只是補充政府的漏洞。”說來輕描淡寫,實情是把千斤擔子兩肩挑,持續地做社會的僕人。明哥是派飯給無家者的鼻祖,過去十年在深水埗餵飽無數人三餐。一個餐廳的老闆不求回報、不求名利、不求地位,無私地付出自己的金錢、時間、精神去服務一群被社會遺忘的無家者和基層長者,只為照顧他們最基本的需要—吃得飽。在香港這個物質豐盛的社會裡,人們在換新iphone或在酒店high tea時,有多少人會想到在社區的角落裡仍有人連解決三餐都有問題呢?也許,社會需要多一些“明哥”,多一些人願意做別人的僕人。

派飯票前在明哥的餐廳門口合照
三位義工、明哥和一元

上星期和明哥買了飯票後,便密鑼緊鼓自組義工隊到深水埗派飯票。昨天下午5:30,和三位義工跟著明哥走訪深水埗通州街公園,無家者遍佈公園的不同角落,床褥、帳幕、被單等家當隨處可見。

公園遍佈無家者

明哥站在前面發號施令,看見無家者如同看見老朋友,清晰地告訴我們:”這裡一個!”、“這裡給兩個!”我們一邊跟著他走,一邊聽著他的指示從褲袋拿出飯票派給無家者。不消30分鐘,已經橫掃了公園內的無家者,200張飯票也派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則留著到北河街附近派個拾紙皮和擺地攤的長者。我們派給無家者每人2張飯票,有些人收到後不但會說聲多謝,還會祝福我們身體健康。沒想到我們來送上祝福,也被祝福了,或許這就是“施比受更有福”的意義吧!

和無家者合照
義工、明哥和無家者

當你願意走近弱勢社群,他們也願意走近你。在這個與時間競賽的社會裡,懂得施予愛的往往是微不足道的人。

在我們派飯票的期間,有幾個南亞裔年青人提著大環保袋派飯給無家者,卻被十幾個公園內的長者包圍著走不動。很多長者一看到有飯派,便蜂擁而至。明哥說過這個情景以前也出現在他們的派飯義工身上,不過現在他們有經驗了,對著群情洶湧的長者就游刃有餘了。南亞裔在香港一直被視為弱勢社群,總會令人聯想到他們是受助者的角色。看到他們走到無家者的床頭,主動為他們送上飯盒,這個畫面使我有點百感交集。一方面很感動,另一方面則為自己淺窄的目光感到羞愧。也許他們擁有的資源有限,但是他們仍然願意為這片土地出一分力。以前是華人的臉孔在香港做服務,現在社區裡做服務的臉孔越來越多樣式了,香港本來不就是一個多元社會嗎?一場派飯票的活動,我明白了“共融”兩個字的真諦,也重新思考什麼才是真正的弱勢社群。

這次主要是跟著明哥派飯票,也沒有和無家者和基層長者交流太多。畢竟我們不是社工,也不是任何NGO,可以做的事情很有限。出發前,我寫了許多注意事項提醒義工要有心理準備,也不是每個對象會接受我們一廂情願的好意。無家者中有在取飯票時還在打針沒法把褲子拉起,有臥在床上起不來的,有反應遲緩的,有拒絕接受飯票等,也有對答如流、笑面迎人、聲如洪鐘、連聲道謝的。他們承載的是一個個不同的生命故事,只是那個故事背後比較多味道而已。我相信如果要閱讀任何一個生命故事,最起碼要有一顆平常心和同理心,也不一定每個故事都看得懂。雖然我們連閱讀的能力都沒有,但是起碼我們願意走到他們的身邊,讓他們知道世界上有一種元素叫做“愛”。

看著拾紙皮的婆婆一把年紀還在晚上坐在街上裹紙皮,我勸她:“婆婆,你要注意身體呀,不要再那麼辛苦拾紙皮了!你有拿生果金嗎?”婆婆溫柔地說:“政府的錢好少,不夠用,要賣紙皮幫補一下。”雖然我給了她兩張飯票,也告訴她找社福團體申請一些資助,但是相信她還是會有一段時間繼續拾紙皮。

派飯票和慰問拾紙皮婆婆

曾經跟外國的朋友談過香港有很多長者拾紙皮過活,他們都難以置信這個繁華的城市背後竟然有一群鬢髮斑白的老人以這種方式生存。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光環下,似乎照亮不了瑟縮在街角的一群拾荒者。

明哥是一個親身落區“做“服務的人,相比坐在辦公室“寫”服務的官員更實事求是。只有踏足社區,接觸過對象,才會明白他們真正的需要,方能制定適合他們的政策。沒有派飯票的經驗,本來空想每人派6張飯票,200張應該可以分兩三次才能派完。但是,明哥指出有人會變賣飯票,也會拿去買毒品,每人派2張便可。走了一次社區,我終於明白他的意思了。看到有些吸毒人士已經處於深淵,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重新站起來的。記得有一個看上去50幾歲拿著飯盒在吃的女士,看到旁邊兩個婆婆有飯票也問我們拿,聲稱自己62歲,也是長者。我們拒絕後她就說一些晦氣的話,好像欠了她似的。落區會遇到不同的情景,有些人得一想二,也有人知足感恩,有時你會覺得自己有心無力,有時你會感恩自己還有能力幫助人,有時你會質疑自己這樣做是否有用,這就是做服務才能說得出來的經驗。我們坐在明哥的“北河同行”餐廳裡聽他分享怎樣由接手餐廳,到遇到財困想放棄經營,再由派飯工作到成立基金會,到近年延伸到其他社區派飯,到學校做生命教育和獲邀國際電視台的分享等,就像在閱讀一本精彩的人生傳記。做社會服務和經營一盤生意的性質和手法截然不同,但是明哥的派飯工作維持了差不多10年了。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一步步地摸著石頭過河,保持初衷,保持中立,一心一意為基層服務。人是自私的,但是他說:“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你未必要有能力,但你需要有行動力,先服務別人,才能號召其他人一起參與其中。誠然,他的行動就像他的餐廳名字“北河同行”一樣,與深水埗社區的無家者和基層同行了十載,也感染了很多人與他同行。雖然“日行一元”和派飯票已經結束了,但是有些東西好像在我生命中出現了變化。隔了7年後再次探訪明哥,聽他滔滔不絕的分享,我知道他還是昔日的那個明哥,只是變得更有魅力,這就是長期做服務散發出來的真善美。

明哥說:“我只要夠交租、夠出糧就可以了,其他都用來服務社區。他最近在看武俠小說,突然覺得他天生就是一個俠義心腸的大俠,救濟民間疾苦。但願香港多一些明哥,也許民間就會少一點痛苦,多一點愛。

再次感謝各位善長捐款支持日行一元,讓無家者和基層長者得到最基本的兩餐溫飽。因為你們,一元上了一堂生命教育課,希望將來你們也願意成為別人的僕人,為多社會出一分力,成為下一個明哥

備註:十分感謝3位義工在疫情期間協助派發飯票,為日行一元畫上美麗的句號。

【延伸閱讀】

日行一元 (ONE DOLLAR HIKATHON)

【日行一元】30日行山回憶畫廊

日行一元 (ONE DOLLAR HIKATHON) 籌款報告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