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馬薩達】解讀以色列的民族精神 ——「馬薩達」

圖庫

這個圖庫包含 58 張圖片

未去以色列之前,看了書寫關於馬薩達的故事,已經被以色列人的寧死不屈精神所震懾。去 … 閱讀全文

【以色列】不可不知的猶太人安息日

上帝創造天地,第七天是休息日。在猶太傳統裡,安息日(Shabbat)是自古至今一直保持著的習俗。安息日晚餐也是猶太人每星期和家人朋友共享食物的重要環節。我有幸在猶太朋友Hava家過了一個安息日晚餐,大飽口福,也了解安息日對遊客的影響,所以大家要去以色列一定要提前在安息日作準備啦!

【安息日晚餐】

時間:星期五天黑後進行

程序:

  1. 餐前祈禱,叫做Kiddush(閱讀禱告書的經文)
  2. 喝葡萄酒或葡萄汁
  3. 吃麵包或逾越節薄餅Matza
  4. 吃晚餐 (通常有魚有肉,代表富足繁榮。這是傳統,但是不是一定要有)
  5. 餐後祈禱,結束

安息日三餐進食時間:

  1. 星期五天黑後
  2. 星期六早上或中午
  3. 星期六天黑前

雖然我不是猶太教徒,但是能夠享用安息日晚餐也是一種祝福。一般猶太人會準備豐盛的晚餐,和家人一起進食,有時候會邀請朋友到家一起分享食物。在旅行時能體驗一次安息日晚餐,大快朵頤,也能明白休息的重要性。雖然我在以色列旅行一個月,但是扣除每個星期的安息日,其實日子也不多。旅行也有休息日,只有在以色列才會發生吧!

【注意事項】

  1. 安息日的計算時間是星期五天黑前到星期六晚上7點左右結束在這段時間內,猶太人會停止工作,市面的超市、餐廳、公共交通工具會停止運作。有些正統猶太人更會停止用電話和上網,完全休息。
  2. 遊客要提前為安息日作準備,例如買一些乾糧和找一個地方安頓。因為店鋪都不開放,也沒有交通工具可以出門,在某程度上的確會對旅客造成不便。
  3. 遊客可以在安息日前到阿拉伯地區,如伯利恆、希伯崙或西岸地區。他們沒有安息日,店鋪和交通如常運作,可以在那裡遊覽,到星期天返回猶太人地區。
  4. 如果在安息日沒有食物,可以嘗試到猶太人的家庭敲門,他們或許會邀請你一起進餐。Hava說曾經有些人滯留在她家附近,他們就來敲門找食物吃,Hava就煮了很多東西給他們吃。一般猶太人都會在安息日伸出援手的。
  5. 如果在安息日要搭飛機,一定要提前準備。Tel-aviv只可以搭的士或共乘的士才可以到機場,從市區到機場的士費用在130-150shekle左右,請準備足夠金錢。

【延伸閱讀】

【以色列】不可不知的猶太人飲食戒律

【以色列】不可不知的猶太人飲食戒律

以色列所有東西都很複雜,連飲食習慣都特別多規條,我可是花了幾天才記得住要怎樣遵守這些戒律。如果大家要去傳統猶太人家庭住,我建議還是不要踏進他們的廚房,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衝突。

傳統猶太人會遵守飲食戒律 ,只吃符合猶太飲食戒律的食物(Kosher)。

【一、奶類和肉類不可以一起吃】

聖經(出埃及記 23:19)提到“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即是沒有任何動物願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被用原本應該拿來餵小孩的奶一起烹煮。因此,同一餐中奶類與肉類不可混吃。

例如:早餐吃芝士,就不可以同時吃牛肉漢堡或其他肉類的食物,因為芝士是由牛奶發酵而成的,要等到午餐或晚餐才可以吃肉,但是那時候也不可以喝牛奶或吃其他奶類製品,就算咖啡也不可以加奶。

為了遵守這條戒律,猶太人的廚房洗碗槽分開兩個:洗肉類用具和洗煮奶類製品的用具;餐具和煮食用具也是分開奶類和肉類。

洗碗槽分開洗肉類和奶類器具

記得有一次我在廚房打算拿碟子弄三文治,猶太朋友馬上很緊張地問我拿了哪一邊的碟子,我指了一下她才放心。她怕我拿錯奶類的碟子,違反她的戒律。之後她還嚴肅地告訴我下次用廚房時一定要先問她,她不允許有人破壞她一直保持的戒律。那時候我才明白猶太人有多重視kosher,真的嚇到我都不敢再亂碰廚房的東西了。

有一次我忘記芝士和火雞不可混著吃,弄完後馬上收起來,以免猶太人朋友見到

【二、不可以吃豬肉和海鮮】

聖經(利未記11:3)指出“反芻、腳趾分蹄可吃”。如雞、火雞、有鳍有鱗的魚都可以吃,豬和海鮮則不屬於此類。因此,在超市看不到賣豬肉和海鮮,餐廳也沒有豬肉和海鮮的菜單。

【三、肉類要經過人道屠宰】

血是生命的象徵,所以不能吃含有動物血的食物 (如鴨血糕)。因此「屠宰條例」最重要的精神是「最迅速無痛,以及最人道的方法來宰殺動物」。超市賣的肉類都是經過人道屠宰,並且洗乾淨才出售的。

對於一個沒有kosher的遊客來說,在以色列吃東西是一門學問,住在傳統猶太人家更要對廚房敬而遠之。在猶太朋友家住兩星期,我已經習慣不碰她的廚房了,乖乖地坐著等開飯。就算我想幫忙,她還是阻止我離開飯桌。她覺得她最熟悉自己的廚房,不可以讓其他人搞亂她的秩序,我只好聽命了。如果你是無肉不歡的人,那只好忍耐不要喝奶或吃奶類製品了。旅遊就是要入鄉隨俗,就算猶太人飲食習慣那麼複雜,也要學會尊重。朝聖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巴勒斯坦伯利恆】港女隻身走訪Aida難民營

離開Aida難民營那剎那,帶著百般無奈和無限唏噓。我只是伯利恆的一個過客,而難民營的人民卻是真實地在那裡過活,我可以做什麼?

在希伯崙遇到一個中國男生,他曾獨自走訪伯利恆的難民營。本來我以為要有導遊帶著才能進去,既然可以獨往,我就下定決心,一路問人,一路向Aida難民營前進。在我心目中,難民營是一個荒蕪的地方遍佈帳篷,住滿了窮人,吸毒和犯罪率高。所以,從我看到墻壁寫著Ayda幾個字開始,心中既害怕又期待,究竟巴勒斯坦的難民營是怎麼樣的呢? 一邊走,一邊把墻上的塗鴉鎖進鏡頭。細心觀賞每一副圖畫,都別有心思,記錄了巴勒斯坦人對國家領土被侵佔和在對自由平等的解讀。

一位包頭的婦女走過看到我,對我微笑,舒緩了我緊張的情緒。以前走訪山區和貧民窟的經驗告訴我,窮人的心都比較善良,所以頓時放下了高度戒備,只是小心一點就好了。

沿著墻壁走到轉彎處,遠遠一扇兩層樓高的拱門上面橫著一條鑰匙站在入口,震撼人心。它寄寓1948年建國前後逃亡海外的巴勒斯坦人最終有權利回家,用鑰匙打開自己的家門。

門上寫的字

門側寫著死去兒童的名單

門後不遠處有幾個青少年在聚集,我戰戰兢兢地慢慢走去,旁邊是一家髮廊,看來他們是裡面的員工。再走前一點,有一家青年中心。要了解一個社區的發展,只要找到一些非牟利機構就可以略知一二了。旁邊有另一家社區中心,我正猶豫要進哪一家時,突然有個導遊帶著一團人來到青年中心,我就趁機跟著他們走進去了。導遊介紹了中心的一個員工後,就到外面等候。我看到他們都坐下來,就厚著臉皮問職員是否可以加入,他點點頭。就這樣,我就誤打誤撞跟了一個團來聽青年中心的介紹了。

青年中心

職員是一個在伯利恆土生土長的巴勒斯坦人,他大概說明一下難民營的產生原因和難民數量、在黎巴嫩和約旦生活的困難、聯合國支援和資源的削弱等情況。他講話有點快,我吸收不了全部信息,不過起碼對難民營有基本的了解。Aida住了5000個難民,他們是1947-1948年建國後回來住在這裡的。當時有1百萬難民四散到約旦、黎巴嫩、敘利亞等地。現在在黎巴嫩的巴拉斯坦難民就算本身是專業人士,也找不到工作。因為當地限制15個行業不給巴人工作,包括律師等專業。在約旦的難民也是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很難找到工作。直到2019年,有1千9百萬名巴勒斯坦難民散居各地,以色列境內就有27個難民營。聯合國近年削減對難民營的撥款和支援,非牟利機構的營運愈益困難。他們都是這裡的義工,能幫多久就多久。講到這裡,職員似乎對難民營的前景有點愛莫能助的無奈。

之後他就帶我們一行8人走進社區看真實的難民營情況。只見建築是三四層樓高的水泥磚頭結構,跟我想像的帳篷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樓宇的外貌沒有規則,看上去應該是隨便蓋起來的。建築物排列不整齊,這裡一棟,那裡一棟。如果沒有人帶著亂走可能會迷路。沿途有一些小孩都主動地跟我們說hello,其中一些外國女生就逗他們玩一下。職員帶我們走到一棟樓下面,剛好碰上他的同事在帶另一團人,他就直接叫同事一起介紹。

那位同事說這裡的房子都沒有封頂,因為難民人數一直增加,所以會一直在頂層再蓋上去。有些建築頭兩層和第三層的外墻顏色完全不同,就是因為這是後加的。

加蓋的樓房

而天台有很多大型的黑水箱,是為了防止被截停水也有水用。

水箱

走到一所學校的門外,職員說因為之前發生衝突,這所學校沒有再營運了。

荒廢的學校

彈孔?

再走前一點點,就是畫滿了塗鴉的隔離墻。以色列軍人為了阻止小孩扔石頭和害怕我們扔汽油彈,就把這裡圍起來了,他說的時候有點嘲諷以色列的行為有點小題大造。最後我們就回去青年中心,大概走了15分鐘。

那團人離開後,我留下來買了一張明信片,算是對他們的支持。

紀念品

還記得我問那個職員:“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當義工?”他語重心長地說:“伯利恆是我的家,我在這個難民營成長,可以盡一分力就做多一點吧!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很有限,但是還是要做。”我問另一個同事:“你對猶太人有什麼感覺?”他很理性地解說:“這不是猶太人和穆斯林的問題,我們都想要和平,我們也可以相處得很愉快。問題是以色列政府和巴勒斯坦政府利用宗教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紛爭,這些都是政治問題。他的說法令我重新反思以巴衝突從頭到尾受害的還是百姓,之前我一直認為猶太人和穆斯林都不喜歡大家。但是其實他們都想要和平,只是政府的隔離措施和政策使雙方的關係持續緊張,宗教或許就是政治家一直運籌帷幄的一種工具。

離開青年中心後,我蹲下來在背包找東西,突然一個小女生圍著跟我說Hello。那一刻我先看一下手機有沒有不見了,畢竟我常常被偷東西。一摸口袋還在,馬上拉上拉鏈,再看這個女孩要幹嘛。我看她沒什麼惡意,就問她幾歲,媽媽在哪。她好像不太明白我說什麼,我說我要走了,她就跟著我走。走到一個遊樂場,她指著裡面,然後一個女人走出來接她,我就跟她微笑點頭說再見。那一刻我很愧疚,竟然懷疑女孩想偷東西。或許是難民營犯罪率高的印象在我的腦海裡根深蒂固,因此容易提高警惕。不過,或許真正走過難民營,才會明白他們只是一些無家可歸的人,我們應該用什麼眼光看待他們呢?不過最諷刺的是難民營的外面建了一棟高級酒店,不知道遊客住在那裡有什麼感覺呢?

【延伸閱讀】

【巴勒斯坦】和平荊棘——伯利恆隔離牆